不熬夜的saki

AO粉,韩吹
非常喜欢小景,还有李怼怼!
吃各种粮,迹忍,韩叶,喻黄
一个小透明,叫saki就好。
感谢所有喜欢我的文字的朋友们。
非常爱唠嗑(lof产粮界面唠嗑有压力转去微博唠了)

一个人的天长地久

        高述拉着欧阳去医院的时候,步伐不自觉越来越快,没走几步又皱着眉头反应过来,压下速度与欧阳并行。     

         欧阳感觉到隐隐的疼痛,注意力却未被疼痛分去太多。高述时不时便侧过头查看他的状况,总是会四目相撞,欧阳眼神依然澄澈,高述先一步移开视线。

       “很快了。”高述注视着来往的出租车,眨眼的间隙也变得异常短暂。

“嗯。”欧阳不太在意别人的不好,却能清晰地感受到,他人隐藏在平淡的话语之下的,如火山喷发前的热度。

        老高他呀。欧阳低头默默念了一句。

         来了一辆空的出租车,高述瞬间向前一步伸手致意。虚虚地扣着欧阳手腕的手也因为动势“啪——”地一下回到大腿边儿上,高述静静地看了自己的手,两秒间好像闪过了经年的千山万水,他眼里因为坐上车而来的喜悦渐渐地淡了,像黑夜里一簇烟花,片刻的绚烂。

        再牵着好像很刻意。高述嘴角向下,下唇因为心情微妙而抿着,看起来竟有些委屈。

        怎么委屈上了?欧阳头顶问号,想凑近看高述的眼睛,高述察觉到同排座位的凹陷变化,以为欧阳不舒服,也侧过身,两人就这样尴尬地对上了,彼此的距离就差那么一点就重合了。

         这令人只能尬笑的尴尬!

         哈……我想看下这边窗外,看看到哪了。欧阳灵光一现,脱口而出。

          ……高述摁下一颗跳声震天的心,冷静地说,我也想看看到哪了,你那边玻璃干净。

         便算是简单揭过了,之后都安安静静地,直到下车。虽然期间高述关切的眼神仍然在欧阳周边转悠。

         下车后,顷刻间便走到了门诊大厅,高述将欧阳留在大厅的椅子上,然后跑着去挂了号,他的速度很快,排队人也不多,所以到了欧阳挂水的时候,时间也不算太晚。

          老高,你好快。见他终于从医生办公室出来,欧阳连忙把从挂号时就想夸的话说了。

           高述见他脸色仍然苍白,笑容却很甜,微微放下心来。咂摸了一下这句夸奖,不是很想回应。

         高述坐到床边,小心地察看了插着针的手背,没有肿很好。又抬头看了看流速。

         老高。

         嗯?

         欧阳没有再说话,高述也没问。已尝过万般无望的滋味,一点点的期待都是折磨。

          时间滴滴答答地过去。

          欧阳有些犯困,整个人懒懒的,想看时间便呼唤高述。

          嗯……过了门禁的时间。高述顺便告诉他现在具体的时间。

          噢,那只能外宿了。

          嗯。对面往前走有一家24小时的。

          OK。


          两人订好了房间,便飞快地洗漱。高述擦着头发走出来的时候,欧阳已经睡着了。侧着身子,一边脸压着,显得胖乎乎十分可爱。睫毛说不上特别卷翘,但显得很长。

        这样看起来真乖呀。高述双手撑在欧阳身体两侧,静静地注视他。抱着大松果睡觉的小松鼠是不是挺像他?好像说反了……估计小松鼠要再吃几年可爱松果才能像他。

         高述靠胡思乱想来阻止自己,自己心里好像有两个小人。一个小人说,老高,亲他!如果这辈子只有这一次缱绻独处的机会,那么这份美好的回忆就是一个人的天长地久。另一个小人说,你和他只是朋友,你真的要冒犯他吗?他对你这样好,渡你上岸,你却要在双脚陷在深渊里的时候拉他下沉吗?你陷得更深无所谓,对他你舍得吗?

        高述轻轻地吸气呼气,撑在枕头边儿的手慢慢地摸了摸欧阳的头发。

        我舍不得。高述看着窗外的少于灯火,无声地说。紧紧揪着胸前衣料的手指久久没有松开。


         输入框里的文字删了打,打了删,高述最后只能发出符合朋友身份的话。他恍然发现心中的只剩下一个小人了。

         我……要放弃他了?


         在欧阳桌子上的书里夹好一封信,是高述离开学校前做的最后一件事。高述看着天上一片形状分明的云朵,在心里对它说,你看着挺干净的,其实我……舍不得。


        欧阳拆开信的时候,高述已经与云并肩了,信上只有一句话,“希望你永远明亮。”欧阳脑中闪过许多看不清的模糊画面,许多听不清的模糊句子,辨不清含义。他好像有所感,又好像没明白。

         谢……谢?还是你也是,或者一路顺风?欧阳不知道此时应该和高述说什么,不过高述也听不到了。既松了口气又怅然若失。

          

          希望你永远明亮,不用扛起黑暗,不会身陷深渊,我的小太阳。


ummmm想写小景侑士甜饼,脑袋空空啥也没有。

玩儿一下朋友圈生成器

听到这里鼻子就酸了

他们真好啊

小剧场(楚╳郭)

  预警:楚哥和小郭,突然的脑洞。

————————————————————————————————

       楚恕之舒展四肢,随意地坐着。黑色的长靴交叉叠放着,膝盖上的手指有一搭没一搭地点着。

        这个郭长城,假装没事地走过来又离开,还拿一种“我有事想和你说,但我开不了口。”的纠结的小眼神边走边偷偷瞄他,以为他察觉不了?

        楚恕之微微抬起下巴,郭长城的身体倏地绷紧了,像换了一幅钢筋做的骨架,僵硬地走远以减小自己的存在感。

        “喂—”楚恕之还有余音含着,郭长城立马转身应到,“在!”

         什么玩意儿。楚恕之被逗笑了,忙压低嘴角,“你转圈呢?有什么事。”

         “没,没什么……”郭长城慌张地摆手,幅度之大,简直还原无影手。

         “怎么?和我有什么不敢说的。”楚恕之悬着的靴子踩实地面,两手一摁椅子,站了起来。

         “就是那个,楚哥你的头发。”郭长城深吸了口气,闭着眼睛说,“你的头发长了很多削过的地方长得慢远处看像森林里的小河。”

          说完眯着眼睛咂摸了一下楚恕之的表情,又抱头闭紧了眼睛。

         “你!想挨……挨呀想象力挺丰富的。”楚恕之看着这人团成一团的样子,气焰没劲似的又无影无踪了。

         “诶?”夸,夸我了?郭长城忍不住挂上笑容,小心翼翼地站直身体,“要不,我那个,帮你推头发吧。”

           郭长城肾上腺素上升,冲过了头似的提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哦?”楚恕之哗啦坐下,一幅“哦哟你竟然敢我怕什么”的悠然姿态。

          话放出去了,郭长城忙翻找工具去了。

         楚恕之看着转来转去,四处寻找的郭长城,好像一团紧急寻找过冬食物的小动物,认真又可爱。


“你见过毛绒绒又皱巴巴的小仓鼠吗?”

“你要养?”

“正养着呢。”


        楚恕之感受到了久违的生气,从心底缓缓升起。

本来脑子里都是白天搞得沙漠场景树林,洗个澡突然冒出来这个场景,只想说石乐志,可能是太穷了😭然后还写了后续,妈耶男主的完整人设好带感。。

【马场林】爱情一课

前文链接


门外的马场背对着抱臂等候,时不时伸长脖子,听是否还有窸窸窣窣的动静。

“吱——”门从里面打开。马场立刻转身,表情灿烂。

林穿好了毛衣,静电使林的头发蓬蓬的,显得整个人都毛绒绒的。

马场抽出一只梳子往口袋随意一放,便在床边坐下。

林见他干坐着不换衣服,忙催促他。

马场并未回答,只寻着他的手,将他拉到身前坐好。

“我给林林梳头发。”说着便饶有兴致地开始了。

马场动作很轻柔,遇到打结处便用手指梳理开。

“好啦。”鸟窝头马场满意地说,嘴唇在耳朵上盖着的一缕头发上擦过。

林无聊地整理自己的长袜,耳朵上忽而飘过温热的触感。

“唔……你还没换衣服,我出去了。”林像弹簧一样站直,手握成团挡住耳朵。

“林林不用出去的。”马场小小声嘀咕。声音被门无情阻隔。

马场对待自己,懒得“精细”。一条黑色高领毛衣,套一件卡其色大衣,下身一件灰黑格子裤,脚踩一双马丁靴。林给他搭过一次,照着穿非常省事。

穿戴整齐后,又从衣柜抱出一件卡其色的,极其松软的面包服。之后他把衣服给林披上,然后从身后抱着林,像俄罗斯套娃,大娃套小娃。

“你好重。”林用脑袋蹭他的下巴。“……我穿。”

穿上面包服的林,显得脑袋小小,身体却圆滚滚的,可爱的不行。林觉得显胖,穿的次数很少,经不住马场粘糊地磨他,乖乖遂了他的意。

路上飘着不起眼的小小冰渣,深棕色的高跟靴子上金属链子发出清脆的声音。

“要买点什么带过去?”林问道。

“明太子。”马场答得自然。

“……”

最后还是买了明太子。


马场走在林的旁边,用毛绒绒的手套心捂热林樱桃色的耳朵,再把面包服的帽子戴好。

大衣没有帽子,林跟在他身后,学着他的样子捂他的耳朵。

“下次别忘了带熊耳朵。”林撅嘴。

“好~”


bar.babylon中

吃火锅就是要一起才好。齐藤感慨。

榎田,次郎,马丁内斯,美纱纪围在一桌,都笑着看他。

马场和林最后到达,被罚了一杯甜甜的水果酒。林喝了一小口,剩下的都让马场倒入了自己的空杯。

大大小小的盘子里摆着白萝卜片,豆腐块,昆布,天妇罗,蟹棒,虾丸,菌菇片等。

锅里熟了的土豆片,青菜浮了上来。软糯的土豆片蘸上调好的酱料,回味无穷。

热气与香气四溢,一片温柔的气氛。

林被送入碗中的一片牛肉唤回神思。

“再不吃要没了哟。”马场一只眼睛对他眨了眨。

林笑着把碗里的食物一扫而空。

这样的生活真好呀。

林的一双水蒙蒙的眼睛时不时地偷偷瞟他,上吊的眼尾有些微红。

马场一怔,碗底多了一片热乎乎的白萝卜片。

我的林林啊。马场喟叹一声,压住了上翘的嘴角,塞了满口食物。

林假装不经意地看旁边的碗底。

空了。于是林心满意足地抱着饮料喝起来。

【马场林】小太阳

最近的天气简直无常!!!明明是夏天,为什么这么冷。

然后就写了这篇。。

————————————————————————————————

冻的人发抖的冬天,最让人期待便是下雪了。

包裹成被子卷儿的路人们匆匆赶路,也会为纯白的雪花驻足。

“怎么还不下雪啊。”马场扒拉在窗子旁,往天上看,像是要用犀利的眼神传达自己的悬念。

“你这么想看雪?”林问他。林大半个身子缩到被炉下面,暖洋洋地烘着,小脸红扑扑的,像个清甜的苹果。

“不仅是看雪,还想带你堆雪人。”马场身子还贴在墙边,使劲把头扭过来,兴奋地说。

“……你声音太大了,我听不见男主角说什么了。”林嫌弃地说,脸上的笑却毫无遮挡。

“好好。”马场立刻压低了声音。

“也不用这么小声。”林像是自省又像是撒娇。

我不是真的要指责你的。

马场似乎能听到林的心声,扑过去和林挤在一起,嘴里念着“林林真暖和,像小太阳。”,一边张开手臂要抱抱。

“是被炉暖和,太挤了。”林用手揪马场后面的衣服。

玩闹间,两人都有些出汗了。

林穿着家居浅色棉衣,上面印着卡通的图案,是马场挑选并送给林的。

虽然林拿到时,发表了“图案幼稚,款式普通。”的看法,马场却知道他一定会乖乖地穿上。

果然,林最常穿的家居棉服便是这件了。

林觉得热,松了所有的扣子。操心的马场环着林,把最底下的两个扣子扣上了。

林装作没看到,继续看电视剧了。

寒冷的冬天,两个人舒舒服服地窝在家里,实在惬意。他们俩都没想中午吃什么。

难道又是一碗热腾腾的豚骨拉面?

马场上半身瘫在桌上,不愿思考。

“嗡——嗡——”

马场的口袋小幅度的动了。马场懒得掏手机,把脸埋在手心装死。

手机锲而不舍地振动,若是能幻化出手掌,大概得把马场推得人仰马翻。

林像是发现了此人不定期犯懒的习性,飞快地从他口袋掏出手机。

手机不小心触碰到皮肤时,马场的肌肉倏地绷紧又放送。

林看了看来电显示,是次郎。再次看向透过手指缝偷看他的马场。

“是次郎。”林对马场说,“我帮你接。”

马场点头。

“次郎,我是林。”

“哦~是林啊,马场也在吗?”

“他在。怎么了?”

“中午大家一起吃火锅,在babylon,一起来吧。”

「吃火锅」林对着马场做口型。

「好~」马场直起身子,一手接过手机,一手将林的手纳入掌心。

捏住林手心的软肉,拇指顺时针转圈,马场眼角笑得微微上扬。

“次郎,我和林林待会儿到~”

“好。不过你很爱吃火锅?”话里都带笑

“嗯?还好啦。一会儿见。”

林像躺在主人腿上等待顺毛的猫,伺/候地舒服了,便懒洋洋地蹬蹬腿,上吊的眼尾挂着棉花一样柔软的倦意,缓缓地眯紧了眼睛,成了弯弯的一条缝。眼角眉梢都是惬意和满意。

马场便像得了糖果的小孩,心里溢满了纯粹的幸福。

“林林,去换衣服吧”马场搂着林左右摇晃。

“啊……好。”林皱着眉, 不情不愿地离开温暖的地方。

从衣柜里依次拿出浅褐色毛衣,深棕色大格子冬裙,两条黑色膝上袜。

门是半开着的,马场捂着眼睛过来,估摸着林该换好了,小心地看了一眼。

事实并没有。林一手抓着一条黑色袜子,左看看右看看,十分纠结的样子。

“小林?怎么了。”好慢哦。马场边走边问。

“我在想穿哪一条”林把两只手伸直,离马场更近些。

马场接过两条几乎没什么区别的膝上袜。毫不犹豫地把其中一条塞给他。

“你喜欢可爱一点的?”马场挑的这条边缘有猫耳朵。

“这一条更厚。”马场真诚的说。

“……你出去,我要换衣服。”林冷静地说。

“诶?林林,我背过身怎么样,不会看的——”

门已经关上了。

马场摸摸下巴,琢磨着衣柜里蓬松的咖啡色面包服挺搭的,待会儿拿出来包住林林。

不修边幅的马场终于懂得“搭配”二字了。

【马场林】抠糖记录(卷一)

1、

林回来的时候,马场侦探事务所的门是开着。

明明交代他要把门锁好——林啼笑皆非地走进屋里。

「你回来啦。」

马场正在看电视,双眼直盯着画面不放,状况和刚才正好相反。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我被一个男人攻击。」吃了不少苦头耶!林嘟起嘴巴。

「啥?」马场猛然回过头来。「没事呗?」

「……没事,只是被揍了一拳。」

「不是,我是问明太子!」

「你不是在担心我啊!」林把装着明太子的袋子扔向马场。


品品这段,林林心情简直峰回路转。

本来是苦口婆心交代马场锁好门保护好自己,但是这傻子不听话。

林并没有不悦,只是[啼笑皆非]

被问起晚归的理由,才说出自己的小委屈。看到马场反应过度,还有些不好意思

毕竟自己是个硬汉杀手(?),[只是被揍了一拳而已]

然后发现马场只是担心明太子,林恼羞成怒。


2、

等红灯时,他透过后照镜与马场四目相交。马场眯起眼睛。

「别哭了。」

「我没哭。」

他费了好大一番劲才回答出这么一句话。


3、

林无所谓。「只要能够杀掉那家伙就够了。」

马场微微地叹了口气,把手放在林的头上笑道:「别说这种让人听了就难过的话,也想个脱身的办法呗。」

「……好吧。不过,要是你们遇上危险就别管我了,知道吗?」


4、

抱歉,别那么生气呗。」马场面露苦笑道歉,但是林依然气愤难平。

不过,谢天谢地。林松一口气,但他自己也不明白是为了什么而松一口气。

是为了自己获救?马场没死?还是顺利杀了张?大概三者皆有吧。


5、

林忍不住在原地蹲下来。「痛死了,混蛋。」

马场停下脚步,回过头来。「怎么啦?」

「伤口好像裂开了。」林发出可怜兮兮的声音。

「走得动么?」

「……走不动。」如果硬撑着应该走得动,但他不想硬撑。

不知是不是看出林的心思,马场的脸上露出笑意。「要我背你么?」

「……快背。」

「是、是!」

马场在眼前弯下腰。他看起来虽然瘦,背部却意外地宽广。


6、

「这小子啰哩啰唆的。」马场用下巴指了指林。

「花了好大一番功夫才让他穿上制服。」

「这是什么烂衣服啊?丑毙了,真的丑毙了。」

「很适合你呀,林酱,超帅的。」


7、

「小林、小林。」回到休息区的马场再次呼喊:「打击出去以后,球棒就可以扔下,不用拿着跑垒。那不是接力棒。」

「你真的很啰唆耶!小心我宰了你!」林难为情地扔掉右手握着的球棒。


周戎隔着毯子抱着司小南卷儿。

品品这个甜卷儿啊!!!(我也想抱抱(X)

太甜了吧!司小南卷儿,像是含着蜜糖的夹心卷儿!小甜心!妈呀想想就甜得滚来滚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