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爽的saki

没有期待

原创中的片段(未来幻想背景)

长明用手肘戳了一下星河的手臂,小声地说,“我还在生气呢。”
星河揉了揉耳朵,随手呼噜了一下长明的卷毛,“ 哄你。”然后继续往前走
长明张着嘴,眼睛眨的像扑棱的翅膀,“就这样?”
他打开手腕上的智能移动终端,给星河发了一条消息。
受看到光秃秃的“气鼓鼓”三个字,联想到了一个圆滚滚的河豚,乐了好一阵。
星河抬手压住自己疯狂上扬的嘴角。
长明虽然人高腿短,但是步子大呀。只好委委屈屈地缓慢挪动,要是走到前面,不就是主动“成功引起他的注意”了吗?
生气的男人不好哄!
星河半天没看见人,转过身呼叫长明快点。
长明立马冲上来,耳边像是响起了广播站的女声:一班的运动健儿们,加油!
我怎么就……过来了。长明转过头看看身后,挠头。
星河牵住了长明的手。“快点,二号星船人超多。”
快速的奔跑中,还可以看到长明模糊的脸上简陋的甜笑。

【迹忍】今天爱豆赞我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非常非常非常喜欢的登登赞了我的评论』

『今天过于开心,更一下小段子』

『文章无聊预警,ooc在我』

『设定为:爱豆小景×迷弟侑士』

『文中热搜榜设定为推特亚洲地区热搜(要翻墙so我没用过所以全靠类比wb想象对不起Orz)』

*******************************

“侑士,你爱豆上热搜了。”抱着等身长黑岩抱枕的室友手指在屏幕上滑地飞快。

“你的姿势太猥琐了。”忍足睨了一眼双腿交叉,和黑岩锁死的室友,“像对绞线。”

“现在是吐槽我的时候吗?侑士迷弟!”室友无语,或许吐槽才是忍足的本体吧。

“……”忍足平面镇定平淡,其实内心的彩虹屁如火山爆发,熔浆一个内马尔滚,遍地都是。

忍足走到洗手池,摁压了一点洗手液,非常简单地搓了搓手。

“我的手机呢??”忍足心满意足地靠在椅子上,准备掏出手机,口袋里空空如也。

“你刚刚不是说没电了。”室友翻了一个大白眼,翻得太激动,马上恢复揉眼睛。

忍足露出一个尴尬而不失帅气的笑,“我的手机?自然是在插座边。”

“哦,原来忍足君自问自答,打扰了。”室友转过身叫外卖,不再理他。

忍足拔了线,才充到30%,推了推眼镜腿,从抽屉里找出一个充电宝。

不能让电量影响我!

怀着激动的心情点开热搜,【迹部景吾推特10:15准时更新】已经被新的压下来了,摆在第五位。

点开热搜,评论的画风十分统一。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们景的习惯被你们发现了。】

【不瞒你说,我每天都蹲点抢前排。】

【景现在日更动态,我!幸福升天。】

【为什么是10:15呢?景你是不是有故事!】

【为你打call.gif】

【这条热搜让多少蹲点的人绝望。】

……

当然,【黑子与杠精】可能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

【呵,迹部景吾又买热搜了?】

【并不想看你的更新好吗】

【小明星这点事也能上热搜】

粉丝变铁丝,势要将黑杠捆死在一起丢进垃圾桶。

忍足微微皱眉,眯起的眼睛显得细长,眼角一点淡淡的细纹让眼睛更加深邃。

他是我最喜欢的人,随着喜欢他的人越来越多,我的声音渐渐地淹没在无数呐喊的声音里。

我为他感到高兴,我感到幸福,他值得无数的鲜花和喜爱。

他是最温柔的光,治愈了黑暗中的忍足侑士,我不容许任何人抹黑他。

10:14的闹钟惊醒了忍足。忍足僵住的手指慢慢地缩成一团。

迹部让人疯狂,也让人冷静。

【成为明星,会有很多不好的声音。但本大爷是迹部景吾,不需要你们替我出气,保护好自己就行。】

忍足想到迹部说过的话,更多的怒气也无法再次聚成手指底下的利刃。

捂住眼睛,长呼一口气,默念了一句技术是把双刃剑。

手掌移开,眼神已经是锐利而坚定。对付几个小角色,用得着大刀阔斧吗。

解决掉不堪入目的恶评。迹部已经更新了。

是一张长图,P1是握着话筒深情演唱情歌的迹部,P2是耳机广告中坐在巴士上的迹部,P3是迹部摘下一边的耳机给旁边的人,配字是【一起听我唱歌好吗?】。迹部旁边的人是P上去的,用的迹部刚出道时的照片。

忍足点开评论,已经有77条了,虽然可能看不到我的评论了,还是想对你说【6年前的你说希望以后听到更好的迹部景吾,谢谢你一直坚持。】

忍足关掉推特,用力揪了一把贴着心脏处的衣料。心里的小迷弟还是6年前的样子,眼睛圆圆的,敲锣打鼓地喊着【小景小景你最棒。】

忍足吐槽了一句,难怪心绞痛,原来是你这个戏精。

室友在小床板上缩成球不敢说话,硬汉忍足眼睛里水光朦胧你敢信?不过还挺好看,有点勾魂摄魄的意思,本直男看了都只能感叹【糟了是心动的感觉。】

忍足用力眨掉眼中湿意,打开相册,满意地看到爱豆照片珍藏的数量又增加了,美滋滋地睡觉了。

第二天早上忍足惊醒,发现定的闹钟没响,气得说不出话,随意点开推特扔在被子上就去洗漱了。

神清气爽地撇了一眼推特,999+的消息让忍足满头问号,发生了什么?

滑了几页,一溜的赞都是来自给迹部的评论,原来大家这么有共鸣的吗!!

忍足仰头喝牛奶,手指疯狂滑动,突然余光瞄到一个熟悉的id。

这口牛奶强行咽下,忍足眼睛都红了,一阵惊天动地的咳嗽,整个人便如虚脱了一般。

再三确认,真的是……迹部景吾点赞了。

“嘿嘿。”忍足感觉到自己的形象在动摇,赶紧压下疯狂上扬的嘴角。

爱豆也太甜了吧!

在床上敲代码的室友拉开遮光帘的缝隙,露出一双眼睛。

终于疯了?大早上的扒住门框做引体向上,难道?

……下次问问忍足选的什么体育课,还是避开比较好。

忍足哼着歌去自习室。

脑子里瞎想,什么爱豆喜欢的颜色,爱豆喜欢的菜品,爱豆的生日……等等,生日

忍足翻找迹部的微博,确实每条都是晚上10:15发的。

10月15日是……本人的生日,忍足想难道这就是缘分妙不可言?

虽然可能只是巧合,不过忍足体会到一种似有若无的被宠的错觉。

唯一确定的是,忍足这一天都是甜甜的。

******************************************

感谢阅读

老韩:这位网友我不吃这一套

韩叶糖真甜

榨干的橙子被踩在了脚下,它喝着美味的橙汁,嘲笑橙子的干瘪,你以为苍老的橙子会有人关注吗,他们喝着它榨的橙汁,哭着为它洗衣服擦脸,心疼地不得了,你不知道吗?先哭的才会被温柔环绕,谁管它榨的橙汁是不是又红又黑的呢,好喝就行了

sci的夏天

看了小谜微博下的评论,觉得大家非常非常温油
说出来有点不好意思,看的时候差点哭出来
于是写了这篇
——————————————————

破案后的sci办公室一片欢声笑语,杯中摇晃的酒伴随兴奋的声音见了底,白羽瞳压下展耀的手腕,杯沿堪堪碰到下巴。
“展耀?”
“嗯……”展耀握住扣住自己手腕的那只手,拉到胸前,把自己的杯子塞到白羽瞳手心包好,“给你。”
“……我不是想喝你的酒。”白羽瞳一只手被强行和酒杯锁死,又不忍心挣出来。

展耀被袭来的酒意包裹,动作稍稍脱离强大的思维,做什么都带着一点遵循本心的真实。两人的皮肤接触在他的眼里都变得一团柔软的棉花云,很舒服。

“我们不喝了啊。”白羽瞳带了点诱哄的味道,把手里的杯子抽出递给看到眼色而来的马韩。
展耀没在意杯子,他的注意力都被白羽瞳头发上挂着的彩带礼花吸引了。
“诶?干嘛突然靠这么近。”白羽瞳花容失色。
展耀手速如闪电,一手把人抓过来,一手摘掉手上花哨的东西,之后便面无表情地退后要回家睡觉。
“这就完啦?”白羽瞳睁大了眼睛,难道不该再有点什么?

“白sir,你觉不觉得这个灯有点暗呀?”马韩扫了一把手臂上的鸡皮疙瘩。
“白白白白sir,周围都好暗……”王韶抱住赵富的胳膊。
赵富拍他的脑袋,“净瞎想。”

“羽瞳?”展耀看见白羽瞳周围有一个透明的大气泡,不易察觉但是可以看到些许反光。
“怎么了?”白羽瞳想走到展耀身边,却发现不管走了几步都没有缩短彼此之间的距离,就好像……钉在了原地。
展耀的眼睛清明,那些酒意一瞬间消失殆尽。
办公室怎么突然暗了这么多,是没了哪里的灯光吗?

“我以为sci废了。”
“没想到能开辟一片新天地。”

朦胧的声音像停在半空中。

“sci好着呢。”马韩一甩头发,未知的状况也不能影响她的魅力。

“一定要有全员的第二季!”
“老师们太棒了,ball ball大家都去看看呀。”
“第一次刷完剧剪视频又补早期原著。”
“评论碰到一个六刷姐妹,哭了。”
“有路人看到剪的视频问是什么剧了呜呜呜感人。”
“这个夏天遇到你们太幸运了。”
“不会让你们孤单的。”
“冲鸭。”

无数的声音此起彼伏。

“展耀,是不是亮了一点?”白羽瞳看了看四周。
“我看不到细微的变化,但是……好像越来越亮了。”

钉在原地的sci成员,心里还有一个焦急的疑问,还有那么多案子,我们什么时候可以继续查呢。

“再等等吧。”
白sir发话了,大家齐齐把焦虑扔在口袋里扎紧,坐在地上聊起了五湖四海的八卦。

————————————————————————
如果我的喜欢和努力能变成一点亮光,照亮灰暗中的你们,那我决不熄灭。

图源网络

我可以看到爱情的模样吗˃̣̣̥᷄⌓˂̣̣̥᷅……

(如果我会划划,一定要划这两个)

图一: 赵祯微微低头凑近勺子喝汤,坐在对面的白驰左手撑着桌子,伸长手把赵祯脸颊边滑落的一缕头发撩到耳后,赵祯抬眼看他,从下往上看时,难得一见的眼神迷茫,十分可爱,白驰轻轻地舔掉赵祯唇上沾上的一点汤渍,“味道刚好。”

图二:白驰拉着赵祯到客厅,把人摁在沙发上。
“你的头发扎进衣领了,是不是不舒服?”
“嗯?还好,没感觉到。”
“我帮你扎起来吧。”白驰替赵祯扎了个蓬松的马尾,又加了个兔子耳朵。
“这个……不戴了吧?”赵祯有点难为情。
“我觉得可爱……ớ ₃ờ”白驰有些遗憾地说
“好好我不摘。”赵祯立马投降,停顿了一会才小声且非常真诚地说,“其实你戴更好看。”

会画画的太太都是天使
想抱住太太(*꒦ິ⌓꒦ີ)

同居记录写得很欢乐,内容浅,都是很平淡的小事。和喜欢的人有一个小家,养一个小动物,细水流长地过下去是我梦中的未来生活,抛开让我恼火的文笔,顺利写完同居记录,我很满意。
我一直想写恐怖惊悚的故事,慢慢来吧。
就像简介中写的,对自己的文笔,没有期待。

【祯驰】同居记录(四)


同居记录(一)

同居记录(二)

同居记录(三)

本篇“读起来没意思”预警
同居记录就写到这了,感谢阅读

这一觉便到了傍晚。
外边下起了雨。雨滴打在石头上清越的声音,雨水浸润后的草地的泥土味,都让人心情舒畅。
白驰睁开被残余睡意粘住的眼皮,目光所及之处有些昏暗,里斯本和玉米不知所踪。他将赵祯的身子放平,又运用如羽毛般轻柔的手劲托着赵祯的脖子,缓缓地垫上一个抱枕。
做完这些,白驰在家里转了个遍。吊床,猫抓板,厨房,床底,地毯下都找不到玉米。里斯本在门外待了许久,也没人来找他,不甘寂寞地扒拉门露出半张脸,看到白驰在各个犄角旮旯里张望。

一!定!是!在!找!我!
里斯本欢快地推开了半遮面的门,跑得太快以至于最后是滑到了白驰面前。

白驰怀里猝不及防多了一个大家伙,边呼噜毛边说,“别蹭,里斯本。玉米呢?”

里斯本:“???”

白驰见里斯本不知情,想换个地方找找,刚走一步就被迫钉在了原地。
“里斯本……”这货抱着腿撒娇呢。

“里斯本。”
赵祯一句话止住了里斯本力大无穷的撒娇劲。

“驰驰,在找玉米?”赵祯随手撩开了沙发上的坐垫
“嗯。不知道是不是出去玩儿了。”

赵祯用力捏了一把后颈,动了动脖子。

白驰扣住赵桢的手腕,一把拉进来,给他捏了几下后颈,便推他去找玉米。

“别急,猫喜欢钻纸箱,门口不是放了两个准备扔吗,先去看看,或许在那里。”

两人身高腿长,一会便找到了纸箱,玉米正团在纸箱里,从下往上看人,眼神无辜甚至显得可怜巴巴的。

里斯本冲过来,抬起爪子推纸箱玩,玉米吓得花枝乱颤,立马要跳出纸箱。
里斯本不好意思地收回爪子,往后退了一步。

“像养了两个精力过剩的熊孩子。”赵祯内心喟叹。

不过,赵祯对这样的生活心满意足。

【祯驰】同居记录(三)


同居记录(一)

同居记录(二)

同居记录(四)

赵祯收了碗筷回来给白驰当等身抱枕。
玉米睡了会又翻身起来,结果翻错了边,二人一狗来不及捞它,脑袋撞桌腿了。
里斯本赶紧用脑门儿呼噜玉米耷拉的小耳朵,好像在问,“老弟,没事吧?!”
玉米站起来,表情懵懂,似乎不知道怎么就到底下来了。
里斯本围着玉米转了一圈,甚至企图用脑袋把玉米翻过来检查一遍。
玉米小声地喵了小声,肉垫压在里斯本爪子上,片刻便拿开了。
里斯本像被按下了暂停键,乖乖不动了。
白驰在赵祯腿上拍了两下,示意把玉米抱上来。

玉米这次十分谨慎地贴着沙发睡,睡着睡着四脚朝天挠了挠痒,维持着这个姿势乖巧不动了。
里斯本挪过来,将脑袋靠在白驰腿边,小歇片刻。

白驰弓着身子,小心翼翼地用一根手指贴着玉米的耳朵,果然马上被躲开了。

白驰侧过脸,便看见一直笑着看他的赵桢,这人靠了过来,自己的手也被他握着。
“怎么又又靠这么近。”白驰撑着沙发背,向后挪动。“我觉得玉米有点呆。”
“不是每只猫都像你哥家的那么聪明。”白驰躲开他,赵祯也不恼,握着白驰的手又是用食指沿着手指缝滑过来滑过去,又是用拇指画圈,弄得白驰心痒难耐,脚趾都蜷缩着。
白驰往赵祯那边挪动,又亲了赵桢一口,小声说,“我错啦。”
赵桢并未回应,却不再格外照顾他的手。
白驰迟钝地想,祯的耳朵好红啊。

困倦的午后,赵祯抖开一床薄被,将两人裹了进去。
白驰枕在赵祯肩窝,里斯本,玉米也睡了,赵祯期待的家的模样与眼前的景象温柔地重叠了。

————————————
感谢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