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熬夜的saki

没有期待

【迹忍】隽言(六)

翌日。忍足与迹部在走廊相遇。

“迹部。”忍足像往常一样打招呼。
这样的场景过去曾有许多次,稀松平常地发生然后被人淡忘,这次却有些不同。
迹部没有像以前那样点头致意,而是直接向忍足走过去。

迹部伸出右手,两指捏住忍足脸上的软肉,向外一拉。
“你这个似笑非笑,要笑不笑的表情本大爷还是第一次见。”
“唔?”忍足揉了揉被捏的地方。刚才被突然捏住,太过震惊,要缓缓。

他们之间少有这样亲昵的接触。
上一次能称作亲昵的动作,大概是迹部挑战前辈那次。他实在累了,没有拒绝忍足的好意,由着忍足扶着自己,脸上“来一个削一个”的表情未收,自信又坚定。

“迹部,噗,咳你有事吗?”忍足一手握拳,虚压在唇上。
迹部觉得忍足表情别扭,这不是迹部的错觉。
忍足看到迹部的时候,脑海里闪出一幅画面,让他忍俊不禁。他又怕迹部生气,抿紧了嘴,要笑不笑,自然别扭。
“本大爷不叫迹部噗,还有本大爷的脸很好笑吗?”迹部对忍足的表现迷惑不已,完全摸不着头脑。
“抱歉,是我的问题。”忍足诚恳地说。
心中同时大喊:是你(小时候)太!可!爱!了。我看到你现在面无表情的脸,就想到了梦里那个脸上故作自然,手下忙把纸藏在钢琴键盖下的小迹部。我就想笑啊。

“你有什么问题?和。。我有关?”后面几个字迹部小小声说出来。
“。。”忍足没想到迹部这么敏锐。
“真的和本大爷有关?”迹部拉着忍足飞快上了天台。腿长有优势!
“你是不是知道了本大爷的什么糗事?不然不会这样反常。”迹部单刀直入地问了。
两人一直以来的相处,算不上近,也不算远。君子之交淡如水,他们是对方认可的对手又是队友,平时虽没有亲昵的接触,但也是交心的好友了。所以迹部很在意忍足的想法。
“不愧是迹部。”忍足佩服
“你看到我就想笑,我想不出其他可能了。”
“丸井看到慈郎扫荡蛋糕的时候,也会笑。”忍足意有所指。
“因为慈郎的样子太傻了?”迹部猜测了一下。
“。。迹部,你往好处想想。不能是丸井觉得慈郎可爱,觉得有趣才笑的吗?”忍足服了。
“难道,本大爷。。什么时候让你产生错觉了?”迹部指着自己问,觉得硬汉和可爱这个词不搭边。
忍足心里想,你现在就让我产生错觉了。
然后忍足把自己做过的梦简短地描述一遍,当然,经过了一定的修改润色。
“本大爷天生就会打响指。”迹部说完扭头就走。
忍足哪能看不到他羞赧的神色。

他们之间好像围绕着似有若无的线,拉着两个人越走越近。

忍足在天台吹了会儿风。静静地理了理思绪。
他觉得梦里的迹部可爱,不仅仅因为小团子确实可爱,还有就是与现实中的迹部形成了一种反差萌。最重要的是,那个人是迹部。
因为是迹部,才觉得饶有兴致。
迹部对他而言,很特别,是旗鼓相当的对手,是偶有摩擦却不妨碍交心的知己,却从未考虑过变成其他的身份。
那一丝丝的心动,纠结成一团,理还乱。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