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熬夜的saki

没有期待

【迹忍】隽言(七)

迹部走得很快,思绪却很慢,来来回回就是:
“忍足在夸我。”
“夸本大爷的人还少吗?”
“应该夸本大爷帅!本大爷捏他的时候,那个表情才应该用可爱来形容。”
快住脑。

之后的几天,迹部和忍足相安无事。
只是偶尔眼神胶着,心里多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当在意一个人的时候,视线会情不自禁跟着他。
迹部微仰着头喝水,一缕细细的水流从瓶口流向了脖子,锁骨。。
忍足发梢的汗水在阳光下亮晶晶的。
那些以前会忽略的细节,一点一滴在心里积累,慢慢地品出了细微的,不足为外人道的缱绻。

试探间,也充满着青涩的味道。
“迹部,我和岳人明天去商业街,一起去吗?”忍足偷偷地观察迹部的反应。
“不了,本大爷有事,你们玩吧。”迹部拒绝得毫不犹豫,脸上看不出端倪。

周六,商业街的人不算太多,忍足和向日松了一口气。向日一家店一家店的逛,似乎精力无穷。
“岳人,你有想法吗?”
“有一点点。”
“不如从日吉的爱好入手?”忍足觉得这是没有想法的意思。
“谁,谁说是买给日吉的了。”向日欲盖弥彰。“我就是随便看看。”
“这个戴着红帽子的玩偶还不错。”忍足自觉装傻,转移话题。
“有点像我耶。”向日小小声说。
“灰蓝色的头发。”忍足拿起一个戴着眼镜的玩偶。
“侑士,你喜欢这个?”向日问
忍足想了一会,确定地说“我很喜欢。”

迹部家
迹部在自家球场练球,挥洒汗水。湿透的衣服黏在背上,风不断地吹过,迹部感觉到阵阵凉意。
“少爷,休息一会吧?”管家前来提醒。
“我再打一会。”迹部觉得再打一会,心头那一点莫名其妙的气就会消散了。
“可千万不要着凉了。”管家不放心地说。

或许是怕什么来什么。
晚上,迹部感到一阵眩晕,于是用力眨了眨眼睛,不适感消退不少,但还是提不起精神。
按了按太阳穴,昏昏沉沉地去洗漱了。
虽然吃了药早早睡了,第二天醒来还是精神不佳,又不想再睡,便披着外套坐着养神了。

评论(3)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