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ki

没有期待

【迹忍】隽言(八)

忍足一手抱着礼物盒,一手拿着手机,与之深情对视。踌躇间,屏幕暗了。
这似乎刺激了他,突然就下定决心了。真是玄之又玄。

忍足拨了迹部的号码。
是管家大伯接的,一瞬间忍足心中蹦出几种可能性。
不在家?生气了?还是?
都不是。
得知迹部病了,忍足心中牵挂,恨不能缩地于方寸间。
向日听到只言片语,也足以判断大概,与忍足告别。

忍足坐在出租车上,一边觉得自己不该方寸大乱,一边又觉得谁让那是迹部呢。

回忆像一帧一帧连起来的图片,而关于迹部的那些,像雪花般,纷至沓来,散落在忍足心里的每个角落。

忍足回过神来,已经到了迹部家

忍足跟着管家走到迹部的卧室门前。
咚,咚,咚。
“门没锁。”迹部的声音带着一点点鼻音,乘着风,听不真切。
“迹部。”忍足推开门,细细地观察了迹部的面容。
他看起来有点犯懒,倦意很淡,嘴唇泛白。忍足想让它染上好看的粉色。

“你来了。坐这。”迹部指着床不远处椅子说
“好。”忍足快速走过去坐下,打开带来的盒子“这个,想送给你。”
迹部看着忍足手中抓着的小玩偶,看了看忍足的脸。“长的还行,放桌子上吧。”
忍足放好后,几步走到迹部床边。

“身体好了吗?”
“没事了。”迹部拍了拍被子,示意忍足坐床边。
“你想吃什么吗?”忍足其实更想问,“要枕在我的腿上睡会吗”
“听向日说你擅长料理,就煮碗粥吧。”迹部答得很快。
“没问题。我现在去准备了。你休息会儿。”忍足起身,摸摸了迹部的头发,然后整理好被子,飞快地出去了。
“哼,倒是熟练。”迹部看他动作自然,言语温柔,眼里是快要溢出来宠溺,心里的酸意不知不觉淡了。

迹部看到忍足离开,也起身了。
他穿着睡衣,披着外套,挺舒服,懒得换了。
“这是本大爷家。”迹部想,“反正也没别人看到。”

他远远地看着忍足忙碌,心里一片柔软。

忍足想做清淡的玉米粥。
热气升腾时眼镜上会蒙着一层雾,索性摘下了。
有点长的刘海遮住眼睛也不方便,用手指随便梳了两下,撩起来扎了一个小啾。
今天像是收起了沉稳严谨,只做一个有点无措的小少年。

迹部觉得还挺可爱的,那个啾,还有这个人。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