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熬夜的saki

没有期待

【迹忍】隽言(十)

粥沸腾的声音将两人分开。

忍足单手勾住迹部的肩,“景吾,去餐厅等我。”

“哦。。好”迹部突然被一声亲昵的“景吾”砸中,下意识答应了忍足,并向餐厅走去。

迹部坐在座位上,无聊地胡思乱想。

凳子上好像长了钉子,落不下迹部的贵臀。

忍足端着粥走过来,就看到迹部那静不下来的神态,眼神越发的宠溺。

“。。,谢谢。”迹部想说“侑士”二字,话在舌尖上绕了一圈又跑回去了。

“不谢,我很开心。”忍足看他那懊恼的小模样,猜到八九分,他们来日方长,不急一时。

“嗯”迹部撅起嘴,轻轻呼气,开心地吃起来,心里补叫了几声“侑士,侑士!”。

忍足想他们真是幸运,在很小的时候就能遇见契合的人,就算日后再难走,心里也是满足的。

迹部见他神情严肃,想问又不想破坏气氛,只留着疑问在心里。

“晚上留下来陪我,嗯?”迹部问得流畅,耳朵却红红的。

他们刚确定关系,心中甜蜜,不愿立刻分开,忍足自然欣然接受。

“好。”

晚上,迹部忍足先后洗好了澡。

忍足穿着迹部的衣服,和迹部同床而眠。
迹部搂着忍足的腰,忍足轻抚着迹部的背,两人额贴额对话。

“景吾,我很高兴。”
“我也是。”

“我们本应该聊很多美好的想法。”忍足很犹豫。
“你在担忧什么?”

“我想和你一起,在东京上学。”
“那是自然,本大爷不让你走。你。。是担心你的父母。。?”迹部想忍足应该是非常看重他们的感情的,害怕父母发现后将他带回大阪。

“是。景吾,我们走了一条很艰难的路。”
“我知道,从我认定你的时候我就无比清楚。这条路上,可能优势变成劣势。”

“我们的未来还很长,可以等到他们同意。”
“是等到他们同意再到本大爷身边的意思?”
“不,我从未想过远离景吾,也不愿意任何人分散甚至拆散我们。”
“我不会允许这种情况出现。”

“我只是觉得我们需要耐心和适当的忍耐。”
“本大爷不缺耐心,对你,适当的忍耐是应该的。”
“景吾,还在说正事。”忍足带笑的低音撩拨迹部的耳朵。
“说正事!”迹部想了想,亲了亲忍足的嘴角,然后含着他的嘴唇厮磨,直到让忍足心痒痒的时候,放开了他,又意犹未尽地舔了舔他的上唇。

“。。”还说要说正事,忍足心中难耐,还是继续说完,“我们羽翼未丰,没有足够的实力。”
“我想告诉所有人忍足侑士是我的人了,闲言碎语舆论压力本大爷根本不在乎。但是我知道你的顾虑是对的。

“本大爷会强大起来,我们都会强大起来。”
“景吾是闪着光的人。”忍足摸了摸迹部的头发。
“你太温柔了,侑士。”迹部在心里说,你是我的光。

这一夜,他们相拥而眠。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