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ki

没有期待

【迹忍】隽言(十一)

少年们决定低调。

对亲近的敏锐的人,相视一笑,默认了。

不知情的人,只是觉得曾经看不顺眼的两个人变成好友了。

迹部仍然和往常一样上下学。

忍足仍然和往常一样,几乎不去迹部家。

忍足一个人住在东京,他的住所就是两个人的“家”。

迹部爱吃的菜和点心,忍足会仔细研究。接下来的几天,他的菜单便都是那几种了。

晚上,他们会窝在沙发上看爱情片。迹部对电影不感兴趣,对陪忍足看电影倒是饶有兴致。

迹部听着无聊的对白昏昏欲睡。
于是靠着忍足,把手搭在他腰上,舒服地睡着了。
忍足搂着迹部继续看完自己喜欢的电影。

除了迹部的鼻息扫过锁骨,痒痒的,其他都挺好。

忍足捏了捏迹部的手心,然后手心相对握着。
握着握着,便不安分了。
大拇指从食指与中指间的指缝滑到食指指尖,又从指尖滑回来,继续撩拨其他地方。

这力度,不轻,不重,不痛,不痒。
又让人头皮发麻,身体一紧。

扰人梦境!

忍足还在感叹这双手实在漂亮,手感也好,似玉温润。

迹部的梦里却是春意盎然。

穿着衬衣的忍足系着领带,衬衣只有最底下的扣子打开,其他地方严丝合缝,长裤褪到了小腿处。

迹部跨坐在忍足腿上,一手伸进衬衣里,贴着腰游走。
大拇指在乳尖摩挲一会便不再停留,跟着食指滑到小腹,接着再向下。。然后忍足抓住了迹部的手。

迹部以为忍足不愿,没想到忍足的手从迹部的指缝摸到指尖!
配合着忍足宠爱的表情,迹部觉得这是任君采撷,别再磨蹭的意思。
于是迹部的手再次向下移。。

“景吾,好痒。”忍足抓住在自己腰上作乱的手,小声的说。

声音虽小,迹部还是眯着眼睛醒了,迷迷糊糊觉得有事情没做完,想倒回去继续,被忍足亲亲额头抱回了卧室。

迹部和忍足身量相似,忍足抱起来还是不轻松的,这不小的动静,让迹部清醒了。

不是任君采撷吗?

他做了如此旖旎的梦。

情之所钟,欲念伴随。

他想拥有对方,这样的念头好像携着狂风暴雨汹涌而来,让他一时无法平静。

想抱抱他。

忍足来给迹部掖被,被一把抱住。

“嗯?”忍足不知道发生何事。一边被迹部抱着一边摸摸他的背安抚他。

迹部像是要疏解什么一样,对着忍足的脖子咬了一口,力度不重,没留下痕迹。

忍足觉得好像迹部一只生气的猫。

一只被气到的猫,气势汹汹地咬住对方脖子,结果只是做个样子,牙印也没留下,脸上却是“你知道我超凶了吧”的表情。

生气也很可爱。忍足想。

评论(3)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