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熬夜的saki

没有期待

【迹忍】隽言(十四)

迹部和忍足热爱网球这项运动。
为之拼搏,无悔且满足。
一直想着再强一些才好。
但是没有强烈的愿望成为职业选手。
也没有想过离开球场的一天终会来临。

当高三的倒计时来临
当他们需要思考前行的方向
恍然发现时间过的那样快。

小小的网球上系着少年们最热烈、无忧的青春年华。
也见证着他们的成长。

一起并肩作战,畅快打球的少年们就要各奔东西了。
不禁发出一声无可奈何的喟叹。
有他们在真好,舍不得离开呀。
又有谁面对离别能毫不动容呢。

迹部和忍足都想过自己到底喜欢什么,想做什么。

金融?管理?创业?音乐?
外科?设计?文学?
留在国内还是出国留学?

问题堆着,纷繁芜杂,未做定论。

此时的迹部,却是悠闲地躺在忍足住处的沙发上。

与其说是平躺着,不是说是平“瘫”着。

迹部曾说,“这个姿势太不华丽了。”

忍足拍了拍腿,示意迹部枕着。

“本大爷收回前面一句话。”

迹部来的次数多了,熟悉了环境,越发地放松。

谁管本大爷怎么坐在沙发上,谁管我。

迹部静静地躺着,等忍足大厨开饭。

忍足将最后一盘菜端上桌,就解下围裙去叫迹部。

迹部躺着发呆,白色T恤缩到了肚脐上面,露出一节细腰。

忍足走过去蹲下,一手把T恤拉下来。又凑近亲了亲迹部的泪痣。

“也不怕着凉。吃饭了。”

“啊?哦。”迹部站起来理了理衣裤的褶皱处。

想了想又掀起T恤边盯着自己的腰看。

“看入迷了吗?”忍足笑着打趣。

“。。。”迹部快步走到餐厅,“侑士,不是好叫我吗?”

“我自己端也是一样嘛”忍足递给他一碗饭。

“我想帮你。”迹部越说越小声。

忍足笑笑,“我很高兴。”

不过经过了“迹部洗碗”,“迹部择菜”,“迹部包饺子”等事件后,忍足觉得全部交给自己比较好。

“本大爷会认真学的。”迹部知道自己的家务水平,不会说什么“你嫌弃本大爷”的话。

吃完饭,迹部和忍足一起洗碗。

“以后,要买一个洗碗机放家里。”迹部欣然规划
“好。”

他们的“以后”是多久呢?会有“以后”吗?

傍晚,来接迹部的车到了。

“侑士,本大爷要回去了。”
“嗯。我看着你下去。”
“侑士,你趴在我背上。”
“我还想藏在你的口袋里。”

迹部好笑地拍拍环住他的手臂。忍足埋在迹部的颈窝不肯动呢。

被拍的忍足抬起头,心满意足地接收了送过来的嘴唇。

他们相处的时间不算多,亲昵还不够用,一些词不达意,口不对心的话便都收起来了。

忍足虽然了解迹部的性格不会生气,但是知道迹部的用心,他真的“很高兴”。

他们都在努力经营好这段感情,“以后”不会太远的。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