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ki

没有期待

【迹忍】隽言(十五)

迹部回家后,接到了父亲的电话。
迹部一直沉默地听着,没有回答。
没过多久,伴随着一声微弱的“好。”,迹部放下手机。

将自己扔在床上。

你一向有主见……
还想继续打网球?
出国……
到我们身边……
继承家业……

脑袋里不断重复刚才听到的话。
迹部眉头紧皱,心情很糟糕。

如鲠在喉。
随手在床上一抓,抓到一个实物,准备掷出去。

待看清,却是忍足送的礼物。
灰蓝色的头发,架着一副眼镜,笑容无害。
“哼,还有点像。”迹部抬起的手又放下了。

他不愿意和忍足分开才如此纠结啊。

压着乱七八糟的忐忑不安,睡不着。
迹部坐起来,呆呆地望着窗户。
冷风打着小旋儿催促迹部穿好衣服。

迹部觉得他有点冲动。
他穿好衣服就坐车到了忍足家楼下。
甚至给别人添了麻烦。迹部有些不好意思。

被敲开房门的管家大伯,当时准备睡了。
他看着迹部歉意的眼神,心就软了。
“这个孩子,从不愿意为难别人,怕是重要的事吧。

迹部抬头看着窗帘吹动,好像期待一阵大风将窗帘吹得响亮,然后忍足出现在窗口,温柔地看着他。

风不解风情,纹丝不动。

迹部拿出手机,编辑了短信。
然后坐车回去了。
“侑士,明天╳╳网球场见面。”

我虽然没有见到你,但是到了你所在的地方,倍感亲切,足以慰藉此时寂寥的心了。

第二天,忍足如约与迹部在街头的网球场打球。
两人累了便放下球拍,坐在长椅上聊聊天。

“景吾,是不是没休息好,看起来很累。”

“侑士……”
迹部不知道怎么告诉他。
在认识他之前,他答应过父亲出国留学。
他并不在意在国内还是国外上大学。
或许说因为他是倾向于哈佛大学的。
所以答应了父亲。
他没有想到他会遇见忍足。
他没有想到他会遇到一个那么喜欢的人。

忍足尊敬崇拜父亲,耳濡目染,向往从医。
他想留在东京,学习口腔专业。
除了想与迹部在同一个地方,他没有想在国外学习的欲望。

即将分离的事实让他们慌乱。

“景吾,异地恋很难,异国更难。”
“侑士……”迹部按了按忍足皱起的眉峰。

“我舍不得让你一个人在陌生的国度……”
就如忍足心疼迹部,迹部也不愿让他担心伤心。

“侑士,我不清楚时间和空间会对恋情产生什么影响,我只知道,我喜欢忍足侑士,其他人,本大爷看不到。”
“侑士,在遇见你之前,我想过我再到国外生活,就和小时候一样。现在,我觉得没那么简单了。”
“但是,想到你,想到我们以后要完成的事,可以驱散心中的孤独和寂寥。”
“我们试试好吗?”

“我舍不得说不好。”
“我对你的感情,也只会更浓。”
与迹部相处越久,就越会感觉到他的好,发现一点小习惯,小爱好,也能让忍足“萌”很久。

忍足明白,哪里最适合自己,只有自己清楚。
就如迹部不会勉强忍足与他一起离开。
忍足也不会强留下迹部。
可真要确定下来,万般不舍便涌上心头。
只想再亲密一些,再亲久一些,将彼此的温度长长久久地记住,在一个人失眠,一个人吃饭的时候,那余温可以聊以慰藉。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