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ki

没有期待

【迹忍】隽言(十七)

“景吾,我该煮面了。”忍足说话像含着笑

“你煮。”迹部冷静地说。

双手搭在忍足的腰间,一会以手量腰,一会上下抚摸。

“……”你这样贴着我,我先熟了。

本大爷不管。迹部仍将脸贴在忍足的颈窝。

“乖。”忍足宠溺地拍拍迹部的手臂。

迹部用额头蹭了蹭忍足。

直起身提着行李箱,飞快地回卧室了。

“……”忍足无奈地看着他的背影,竟然看出了气鼓鼓的意思。

“我自然不想破坏气氛,但是景吾的肚子叫了,不能无动于衷……噗。”

迹部在整理行李时,忍足也在厨房里准备。

洗好青菜,烧好水,没多久一碗热腾腾的清汤面出锅了。

迹部打开行李箱,将衣服从袋子里拿出,抖开或折叠或

卷着的衣裤,挂好。

当时看着忍足为他收拾衣裤,除了赞叹男朋友的“贤

惠”,更多的是默默学习,比如怎么叠放易褶皱的衣

服。

迹部出身优渥,遇见忍足后,却更愿意像普通的情侣一

般。

一起叠放衣物,一起整理小家,一起买菜做饭。

这很平常,但和忍足一起做平常的事,时光似乎都温柔

地放慢了脚步。

细水长流,伴着人间烟火气,余生就这样不分离了。

这样也挺好。

迹部听到忍足的声音,笑了笑,走出卧室。

“?”忍足突然被亲了。

“奖励。”迹部拿起了筷子,慢条斯理地品尝起来。

好像不是一碗看起来清新寡淡的面,而是山珍海味。

我做的,自然得是山珍海味。忍足想着,颇有些“恃宠

而骄”的意味。

迹部想到忍足的表情,有些想笑。其实忍足的手艺很

好,清淡且口感好,缓解了回程后的疲劳。

就这么一个人,多宠一些也无妨。

“……侑士?”迹部有些不好意思。忍足一直看着,怜爱的

眼神让他像一个帅气的老母亲。

“嗯?好看。”忍足一手托腮,自然地说。

迹部的手太好看了,修长细腻,骨节分明。

“哦。”迹部无言以对。吃好后将碗筷送回厨房。

出来时,忍足将装好睡衣的防水袋递给迹部,并告诉他

已经调好水温。

迹部把防水袋放在高处,热气氤氲中,泡沫慢慢覆盖。

再说忍足,左右无事,也去冲了个澡。等迹部出来的时

候,忍足正在给自己吹头发。

“景吾,过来。”忍足关掉吹风机,温柔地叫他。

迹部突然觉得眼热,忍足从未在他有需要的时候说

过“景吾,过来。”

从来只是为自己着想。

“过来,帮你吹头发。”
“可以吃面了。过来吧。”

迹部走过去坐好,忍足的手指温柔地在发间游走。

当忍足放下吹风机,迹部撑着床转身。

“侑士,过来。”
“?”

迹部直起上身,含住了忍足的嘴唇。

舌尖厮磨上唇,痒痒的,让忍足微微张开了唇。

迹部顺势向前,纠缠激烈,气息急促。

过来,亲亲我。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