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熬夜的saki

没有期待

【迹忍】隽言(二十)


初次的结合,温柔而缓慢。

肌肤相触,唇齿相依,一切都很美好。

就是全身都酸酸的,提不起劲来。

骨头也在叫嚣着要休息,不干了。

忍足默默想着。

迹部慢慢地从温热的地方退出来,取出纸巾将溅出的白色体液擦干净。

两人相对而卧,迹部轻轻地揉着忍足的腰,帮他缓解酸痛。

“侑士,要喝水吗?”

忍足困得睁不开眼睛,摇头的动作让他不舒服,于是改用头顶蹭了蹭迹部的胸口表示不用。

迹部感受到忍足突如其来的依赖,宠爱地亲亲他的眼睛,想抱他去洗澡。

要是忍足知道被误认为“撒娇”,可能要说“我没有,我不是!”了。

迹部长手一伸,捞起自己的长裤穿上,起身下床。去了一趟浴室调试水温,

回来横抱起睡颜安静的青年,再次走向浴室。

浴缸里的水温刚好,水漫过两人的胸口,温热地抚过疲倦的四肢。

忍足睡眼朦胧,抱紧了唯一安全的岛屿。

迹部第一次帮别人洗澡,有些手忙脚乱。

忍足身体一颤,因为迹部的手指搅动,带着少许温水涌入。

“景……嗯”

“忍一忍。”迹部亲亲忍足的耳垂。

忍足手指在迹部背上收紧,又陡然顿住。

他的指甲有点长了。

“好了。”迹部单手挤了些许沐浴露在浴球上揉搓,丰富的泡沫在身上停留又顺流而下。

洗好后,迹部用浴巾裹着忍足出浴室。

两人双双倒在床上。

忍足像是想醒来,迹部一下一下地拍着被子,将人哄睡了。

英气的眉型,美好弧度的睫毛,高挺的鼻梁,薄薄的嘴唇,他就这样细细观

察着,用手指小心触碰着。

这个人,是本大爷的,谁也不能为难他。

忍足朦朦胧胧地看到了,那灿若星辰的眼睛里显而易见的温柔。

评论(3)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