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ki

没有期待

【迹忍】隽言(二十一)

 睡醒后已是晚饭时。
忍足呆坐片刻,有些茫然。
腰痛缓解了不少,轻松地下了床。
走出卧室,终于在厨房找到迹部。

迹部本来对厨房这方寸之地一窍不通。

没想到后来要去到一个饮食习惯完全不同的地方,忍足怕他吃不惯外面的味道,给他紧急补了课。

或许也只是一个想法,想留给你一些可以陪伴你的东西。

那时,迹部手足无措,又故作淡定。
忍足也不戳破,先执着他的手放到水龙头下。
迹部以为他要教他洗菜择菜,没想到只是仔细地洗了手。
迹部终于炸了。

“侑士,本大爷。。会洗手!”就算不会做饭。

而且也洗得太刻意了。在手缝间来回打转,每一根手指都被温柔抚摸。心痒痒的,像被忍足用脑袋蹭胸口时的感受。


他们静静地洗好蔬菜,切好备用,荤菜也一并处理好。下锅实在是个挑战,忍足便环住迹部,教他缓缓下锅。一手搭在腰上,有一种保护的意味。

新鲜与害怕,让迹部没有时间想这是要与忍足分离的前奏。没有时间想他学会了做饭却只能一个人吃饭的寂寥。

就如此刻。
他们仍然未提即将分离的事实。
而且这几天太甜了。
实在不愿想今夕何夕。

忍足想他一个人在阶梯教室的边缘听课,一个人在樱花下吃便当,一个人在长廊上吹风,想起这些甜,能好过一些。
迹部想他一个人在异国他乡,一个人走过那些金碧辉煌的名地,一个人在超市寻找家乡的食材,想起这些甜,能坚持久一些。

再一起等待未来相逢,没有分离的日子。

“要帮忙吗?”忍足走近他。
“嗯,过来。”迹部点头
“?”
“啾。”
“好了。把这个煎牛排端走吧。”
忍足默默端走,笑意越来越压不住,直到眼角眉梢都是明媚又幸福的笑意,衬着温柔的神色,越发好看。

真的非常幸福啊。

希望其他人能因为真真实实的幸福而宽容理解,毕竟这世间真爱难寻,真情难守。

若双方父母能祝福这段感情,那就再好不过了。

忍足再次走向厨房,看着穿着围裙,像是走错地方的小王子,想:和他在一起,再好不过了。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