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熬夜的saki

没有期待

【韩叶】捡到一只小动物(一)

表面土匪头子×表面狸奴

这个脑洞突如其来,不写下来我睡不着QAQ

————————————————————————

在一个中原小镇,有矮山,溪流,古树,大道。


多种颜色的鱼儿在水中欢快摆尾,流畅的线条带动清澈的湖水,好一幅如画美景。


若逢阳光明媚,商贩货郎鱼贯而出,或推着小车找一合适之地停驻,或挑着大包袱,在街边铺地叫卖。


街边靠里是有店铺的商家,其中不乏许多老字号。


有一家老字号十分好认,百年的参天大树在其斜上方,古树下有几块天然青石做小墩子用,行人可在此歇脚。


好认是这家店出名的原因之一,更重要的是“特别”。


这家店名为“猫印馒头”,顾名思义,便是这家店的猫用粉粉的肉垫蘸取红色花汁给馒头摁上印子,让人一看便知出自何处。


光有好看的外表当然不能长久,馒头松软可口,入口回味无穷,才是客人络绎不绝的原因。


食客拿到特别制作的纸包好的馒头,将底部的猫印撕掉,便可以仔细品尝了。


“既然不能吃掉,何必印上去。”双手交叉横在胸前的高个子男人靠在古树边问


“招人喜欢吧。人们自顾自地认为是招财猫。”


“仅仅是这样?”


“也有猎奇的心理吧。平凡普通的东西也能华丽独特。”


“这么说也有道理。”男人不再提问。身边人也松了一口气。


这个人,从思想到行为都直来直去,不拖泥带水,该说好还是不好呢?


“韩哥,你们走得好快啊。”有一队人马陆陆续续跟上,小声抱怨。


“我骑马。”靠着树干的男人直起身来,拍拍后腰的外衣褶皱。


“……口误。你们骑得好快。”


这队人行动力带着桀骜不驯的味道,随行骏马像被长途的尘土压住了,显得很疲累。


或许是旅人吧。过往的人这样想。


可这随身带着的武器,还有一身显而易见的义气做派,是土匪吗?


街边的商贩默默关注着,揪紧了自己的荷包。


土匪头子却不管别人怎么看他,他只盯着馒头店看。


那粉色的肉垫得洗得多干净才能印上食物。


那络绎不绝的客人,一天得印多少次呢。


老韩,也就是土匪头子,思考问题独辟蹊径,在他默默思考的时候,他的兄弟们已经去排队买馒头了。


他回过神,周围没人了,嗯??


老韩四顾心茫然。这些人逼我拔剑是吧?


小张走回老韩身边,用手肘戳戳大臂,含糊地说,“喏。”


小张食不言寝不语,正在嚼馒头,所以用语气词代替了“给你买了一份,快吃吧,味道还真不错。”这一长句。


老韩表情难言,似乎是想传达“你以为我猜得到吗?”的意思,手上却是接过,利落地在突出的弧形上部咬了一大口,然后给馒头转个面儿看底部的红印子。


这个形状,真实的肉垫应该……挺好捏吧。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