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熬夜的saki

没有期待

【韩叶】捡到一只小动物(三)

伙计依言请掌柜的出来,没想到那人却做不了主。


“所以你们大掌柜是谁?”老韩继续询问。


“我们大掌柜名叫嘉世,他正在小睡。”掌柜的笑得和善。


“一盏茶的时间,我会再过来。”老韩转身离开。


这队弟兄怎么又不见了?是不是皮痒了。


扎着小啾啾的乐乐,歪着头观察叶咪,或许是等得无聊,一个前桥架上树干,换个角度观察叶咪。


叶咪:这孩子,智……智勇双全说的就是你吧。


老韩再次四顾茫然。


叶咪见老韩找不着人,无奈地招手,等人乖乖过来,就用两个肉垫捧着脸转向树的方向。


“……”


四目相对,有点尴尬。


乐乐读出不妙,足尖一点,拍拍手上的灰尘,若无其事地打招呼。


“哈哈,老韩,终于谈完了?他们去找客栈了。”


“嗯。事情还没谈拢,你自己玩会儿。”老韩搂着猫往铺子里走。


“啊?还没谈完?你把猫也带走,我自己玩啥呀……”乐乐踢小石子,不开心。


掌柜的有些挂不住笑了,这还没一盏茶的功夫呢,看来是势在必得。一时无法,只好上楼敲门。


嘉世睡得不沉,对楼下动静并非毫无察觉,来回思索,或许是一个转手的好机会,忙压着步子出门相迎了。


掌柜的见大掌柜神情无异,放下心来,噼里啪啦叙述一番,被嘉世捏住嘴,止住了那漏水的水缸。


“我知道了。”


老韩仔细打量那幕后掌权人,一双眼睛似含着算计,步伐大,却压着速度,欲演出一副沉稳自得,愿者上钩的姿态。


再一想叶咪经过一上午工作疲惫的样子。哼,原来早有打算。


“这位客人,抱着在下的宝贝招牌是何用意?”


“阁下的招牌是猫印,可不是叶咪。”


“哦?这是横刀夺爱之意?”


“叶咪不是你的宝贝儿,是我的,你的还藏着吧。何来横刀夺爱一说。”


“阁下巧舌如簧,莫非是想空手套猫?”嘉世一阵紧张,他怎么知道藏着什么。


“非也。我既然愿意等阁下睡醒,自然是诚意满满。”


你那一盏茶还不到的功夫,出去抱个猫就回来,哪是真心等我睡醒,嘉世撇嘴,却也装傻不戳破。


“阁下定是爽快之人,一口价,5片金叶子。条件是不能让它再做同样的生意。”


嘉世早就嫌叶咪干活不利索,不爱搭理客人了,找好了新猫,便来了转手的好机会,心里美滋滋。


嘉世瞧对面之人衣着普通,开天价不现实,又不愿被人抢生意,索性折中报价。


老韩摸清了他的算盘,不欲拉锯子式的讲价,便也提要求,“5片金叶子可以接受,但是之后任何人与叶咪毫无干系。”


之前靠着叶咪赚了满盘满钵,如今却是只剩算计,毫无温情,以后便请收敛自己,别再打它的注意。


“……好。这便签字摁手印。”嘉世想想,从此不相逢对他们只有好处,老客询问便言叶咪找了富人家好吃好睡,反正见不到了,挺好。


嘉世爽快地不行。叶咪眼神也冰凉得不行。


老韩托着叶咪的小后脑勺,蹭自己的胸口。


叶咪的脑门被迫贴着男人的胸口,一脸的生无可恋。


“真是爱撒娇。”老韩喃喃说。将签好的协议妥善地揣进兜里,出门找乐乐。


“喵!”叶咪两爪向前推老韩的胸口。谁撒娇???


“不气,以后跟着我。”老韩像对空气说话。


“……”叶咪艰难地听出那隐秘的哄人开心的温柔。


哦。叶咪慢慢地收回爪子,瘫软了身体,我就眯一小会。


这一小会,就是几个时辰,叶咪睡得天昏地暗,身边换了无数个场景也不知道。


乐乐在旁边小心戳戳,被老韩拍掉也不死心。


“老韩,这猫这么能睡吗?什么品种的?”


“小声点。回你房间。”


“我想大孙。”


“回你房间想。”


“……”期望老韩安慰人?


您自己和猫玩吧,打扰了,在下告辞。乐乐抱拳离开。


老韩弄了个棉花窝放叶咪,叶咪挣扎了一下,又睡死了。


老韩轻轻地带上门,下楼点菜,寻思着带点猫粮上来,也不知道叶咪平时吃什么,挑不挑嘴。


屋里的叶咪睡得香甜,还真是到家了啊。这样再好不过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