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ki

没有期待

情怯(上)

         我这一生如昆吾,刀落无悔,一路向前,想补碎玉时却无能为力。
                                                                       ————明岐

九苞曾在祭祀爹娘时问钟离玦,爹是什么样的?

钟离玦看着自己这假丫头,轻声问,不记得了?

九苞升起的好奇一下子降了下去

嘴巴一张一合,左右思量一番,最后拣了最简单的说。

我当时……太小了。这话一出,心里又酸又涩。

钟离玦见不得他这傻样,敲了少年的头,你来问我,自己倒叽里呱啦说上了。

九苞两手捂头,委屈不已。

钟离玦不看他,默默回忆。

你爹琼郎来自仙鸣山城,那里繁华美丽,百姓安居乐业,容貌昳丽,为人善良。他是城里最美的男子,你继承了他的相貌。

九苞下意识摸摸自己的脸。

可惜仙鸣山城被屠城,琼郎一夜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家,被你娘明岐掳至中原,一直郁郁。后来有了你,才稍有欢颜。

九苞揪了揪钟离玦的衣袖,示意可以了。

其后之事,便是河洛山庄被灭门,爹娘惨死,自己带着烙印一生的证据,死里逃生。当时还小,还未领略世间美好,还没尝遍父母的宠爱,便只剩孤身一人,看尽这人性的恶。

钟离玦此人钱少话多,时而狠厉聪慧,时而温柔娇憨。知九苞为往事所累,忙拉了他继续给地底下那对怨偶烧钱,嘴里叨叨,他们可别等急了,我们小九苞手慢,先前还被那烦人的谢道长和安少盟主打断,要是你们……

九苞捂住他的鸟嘴,忙丢了一把纸下去,又把火弄的旺一些。

钟离玦淡淡一笑,回屋找他的无忧了。

等所有的纸钱都燃烧成灰烬,最后一点火星熄灭,九苞茫然起身。

这白雪一点一点地覆在红梅枝条上,好一幅入画好景,母亲种下满园梅树,便是想让父亲见一见这美景吧。

江湖人皆言,明岐琼郎一生怨偶,九苞所见也大抵相似。

评论(2)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