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熬夜的saki

没有期待

美人吟(下)

8


吟落雪今天!很!不!开!心!


“朝廷事江湖了不好吧?我们还是该吃吃该睡睡别管这些麻烦?”吟落雪一手扳门板,一手揪袖子。


“事情总要有个了解。”吟无霜抿紧了唇,越看他越觉得像个不安分的跳蚤,“你年纪不小了,稳重一点。”


“??”吟落雪真想挠他,他这殚精竭虑是在担心谁?正主倒是风淡云轻。


“好吧。我管不了你。”吟落雪心情复杂,只想打爆那两人的狗头。


盐不要钱吗?吃这么多,可把你们咸的。


吟落雪心里叨叨,面上一副让人头大,小爷撂挑子溜了。实际却是一步三回头,你真没事?


吟无霜看得好笑,提气上前,一只如玉的手抚上头顶,淘气地揉的一团乱。


吟落雪惨叫一声,一溜烟似的不见了。小爷也太憋气了,我要暴揍李牧一顿。


吟落雪边跑边微微低头理头发,他哥下手毫不留情,都打结了!!


一不留神,撞上了一个人。那人好像等候多时,还轻轻松松地伸手稳住他的身形。


吟落雪撞得一头雾水。眼神迷茫,呆呆的,还挺可爱。


嗯?这个人怎么进来的?


“吟门主天人之姿,在下慕名而来,还请小兄弟引见个。”来人抱拳行礼。


吟落雪本来蓄足了劲儿要暴揍李牧,此时又一个登徒子凑上前来,揍谁不是揍?先揍你再说。


接着出手如闪电,衣袂翻飞,竟也有些华丽清绝之意。


“诶?”来人大声说着,“小兄弟,我是好人啊。”


“坏人都说自己是好人。”


“哎呀。我真不是。小兄弟你这别具一格的编发挺有意思。”来人一记格挡之后,想摸摸他的卷毛。


吟落雪恼羞成怒,“谁是你小兄弟,没眼力见的。”又是一招欺身向前。


“抱歉抱歉。大兄弟。”来人连忙道歉


来人武功路子与连城殊途同归,吟落雪手下一顿,被抱了个满怀。


“大兄弟,头发打结了。”来人掏出一把雕花木梳,一手扶腰,一手细细梳理,十二分的耐心。


吟落雪被磨得没脾气了,乖乖地靠在胸前,把他当小时候帮他梳头的老婆婆。


时不时拿脑门拱他,“好了没?好慢。”


“别动。就好了,不急。”来人轻抚背脊,以示安慰。


“喂,你叫什么。”吟落雪突然问


“嗯?我叫白茫茫。瞒着我哥来的,想见一见他心上人。”白茫茫收起梳子,用手指轻试成果。“这份好奇闹得我坐不住。”


“你哥?什么心上人,快说清楚。”吟落雪急切地问


白茫茫手指还碰着头发呢,吟落雪动作一大,他就怕揪秃了这位大兄弟,连忙把头按回去。


“……”你干嘛呢。


“抱歉,我怕揪着你头发。”白茫茫梳理好就拍拍他。


吟落雪闻言,赶紧前前后后摸了遍头,确认好没有哪块凉飕飕的,心里抱怨他哥给他找事。


“你快说清楚,不然我不放你走。”


“好好好。连城孤月是我的表哥。”


“……”吟落雪不知道做什么表情,难怪招式熟悉,难怪说他哥的心上人。


“诶?怎么又来?不打了不打了。”白茫茫抱头鼠窜,心里流泪。同是弟弟,怎么他这么凶,表哥你还不知珍惜。


这番打打闹闹,吟落雪忘了要暴打李牧,白茫茫没见到吟无霜。


虽然无功而返,但是“苍蝇掌门纠缠吟门主”这个重要消息,白茫茫他准备地,第一时间地告诉了连城。


连城见他做了事,大度地不追究此人瞒着表哥去见嫂子。白茫茫飞快地抱拳告辞。


9


连城恨不得立即撵走那不识相的无赖掌门,又顾忌吟无霜,于是去信一封。没想到前后脚的功夫,收到一封回信。


连城自然不会认为信里是风花雪月,拆开一看,写的是朝廷一行人加上秦少宇等人为铲除反贼周钰而来。


没有人比世代居住在此的连城一族更熟悉长白山一带,吟无霜之意是他让们与连城孤月接头。


吟无霜虽无意朝廷之事,但事关故人,并不想见到无谓的牺牲。有连城一族帮忙,该是事半功倍,他想。


其实,心里小小的声音再说,帮他们这一次,以后便再无瓜葛。吟无霜与秦少宇,也不必再相提并论。


只是他却没想,是连城帮了秦少宇,却同样为他斩了前尘。


连城有些不乐意,他像在醋里泡了一回,浑身都冒酸气,他嫉妒秦少宇,却又不想拂了心上人之意。


他左思右想,还是吟无霜的伤势重要,不过一场交易,两不相欠。


吟无霜在温泉的一片氤氲中问他时,他也是这样回答。


为什么要帮他?


交易而已,我帮他解决东北事端,他带我去见鬼手神医。


谁稀罕。


我稀罕。待此事了,和我一起去南海好吗?


吟无霜静默了许久,小声又坚定地说,“好。”


10

(回忆结束,接第一段)


过往像灯罩里的贴片一张一张地转动。


吟无霜闭紧了双眼,像安然入睡,手上功夫却不停,继续磨绳子。


竹楼里的朝夕相处还历历在目。我一句话,他便像个毛头小子似的荡秋千逗我开心。这样一个人,没了?


吟无霜咬紧了牙,害了他的人一个也别想逃。


千机言日日来看他的伤势,小心翼翼地涂上药膏。在他看来,吟无霜实在冷静,他觉得很满意。


若是这完美的原体,傍了个男人,便柔软得像废物,那他会瞧不上他。千机言满意地用手摩挲伤处周围的皮肤。


吟无霜只觉这手指像是带了毒,所到之处都似被毒虫啃咬,令人恶心颤抖不已。


吟无霜眼神冰冷,像寒冰结成的冰锥,齐刷刷地扎入千机言的眼中。


千机言下意识后退,嘴里念叨要去弄饭,三步并作两步地离开了。


吟无霜松了一口气,再等等,再忍耐几天。


当吟无霜见到失而复得的连城便知一切都值得。好像苦一下子不值一提,甜得不行。


他专注地望着他,舍不得眨眼睛。也不知道累。


连城孤月见他这样,心疼地不行。“闭眼睛。”连城亲亲他的眼皮,他的无霜啊。


吟无霜困得不行,不肯睡,揪着连城的衣服。


“别再消失了。”


“好好,我错了。我们永远都不分开了。”


“你说的……”吟无霜的声音渐渐低下去。


永远都不分开了。


END

-----------------------------------------------------------------------

拖了很久才写完,我实在太喜欢这对CP了,自然地被对方喜欢,温柔地等对方放下心结,忍着寂寞抚慰喜欢的人,一切都太美好了。两个人的弟弟也非常可爱,原著这两人没有粉红,但是我觉得他们两好般配啊,私心地写了一段这两人的初见。感谢大大写出这样美好的人物,啾咪。


评论(4)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