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熬夜的saki

没有期待

李泽言×不一样的悠然(畏高)

“老板,快来快来呀。”

悦悦兴奋地喊道,脚下抹油一般飞快地上楼梯。她老早就想试试走玻璃栈道了。

“慢点,小心滑倒。”顾梦追在屁股后大声叮嘱,又转头看落在后头的悠然,发现有些远,便边走边等了。

这次与华锐员工一起登山,悠然非常犹豫,但架不住身后无数道日光灯一样闪亮的目光扎在背上,她!怂!了。

“来啦。”悠然有气无力地回应。脚下像打了石膏,寸步难行。手指握紧扶手,骨节越发突出,清晰可见。

李泽言看得皱眉,白起带着她飞的时候不是不难受吗?总裁像沾了醋的饺子,有点酸。

突然,悠然的手背被温暖的掌心包裹。

“你握得太紧了。”

“我……”悠然茫然地忘他。

李泽言见不得她这样小动物一般的眼神,心软得不行。

“你很紧张,栏杆要捏碎了。”李泽言用指腹揉搓悠然紧张的手指。“有些僵硬了。”

“我有点紧张。”悠然有些不好意思。她被带向空中的时候,心中憋着一口气,还能强行撑着。自己一步一步,望着脚下的高度,就有些害怕了。

“只是有点?”李泽言轻轻地笑了,“你啊。真是……”

“你会笑我吗?”

“恰恰相反,我会疼你。”

悠然脸颊红扑扑的,低头掩饰,心中的紧张去了大半。

“咦?”悠然转头看自己的手臂,总裁的手假装不经意地牢牢护在那里。

“不要看脚下,记住走上一阶的感觉”

“嗯!”

李泽言走得很稳,悠然偷偷地眯着眼睛看他的衣领和喉结。

“……专心一点。”李泽言见她脚步犹豫,出声打断她的胡思乱想。

“哦好。”悠然专心致志,不敢再想入非非。

这一路悠然慢慢放松下来,李泽言也松了一口气。

到了玻璃栈道的入口,李泽言担心地问悠然,“还好吗。”

“我……”悠然深吸一口气,还是不敢保证自己的完成度。

李泽言感受到手腕处的跳动加快,她的额头上也不断冒冷汗。

有些舍不得。

李泽言长臂一伸,揽着腰就将人纳入怀里,安慰地轻拍肩膀。

“妈妈说,你别这么胆小,让人笑话。同学们都说,这个高度又不高,不会怕的。”

悠然揪紧了李泽言背后的衣料。

“我不会说的。”李泽言抱着悠然晃呀晃,亲昵地亲她的耳朵,“我会好好地哄她,她走不过去的那段路,我背着她过去。”

“你是这样的李泽言吗?”悠然根本想不到,他会这样哄小朋友一样。

“你看的电视剧,男主不是这样晃女主吗?好像女主没摇匀一样。”

“……果然没变。”悠然心里吐槽,却忍不住开怀大笑

“李泽言,你怎么这么可爱啊。”悠然从李泽言怀里探出脑袋,“李泽言。”

李泽言听不清她在说什么,只好低头听。然后便与悠然成功对接,两人唇瓣厮磨,舌尖追逐,呼吸急促。

“我好喜欢你啊。”悠然想说的话,融化在一个甜甜的深吻里。

我只想把所有的温柔都捧到你的面前。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