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熬夜的saki

没有期待

李泽言╳悠然(鱼刺)

我永远喜欢李泽言,他像内敛的春风,不声不响,却让人被温柔包围。
我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火苗,仍然想把所有的温柔所有的温暖捧到你的面前。

————————————————————————————
这天阳光很好,悠然和李泽言却睡到中午。

昨夜的放纵让两人陷在被窝里不愿动弹。

李泽言将悠然揽在胸前,细细地揉腰。

“李泽言,我有点饿。”悠然舒服地眯起了眼睛。
“想吃什么?”李泽言起身,随意披了件衬衣,下床拿手机。

悠然托腮盯着李泽言看,老李春光乍泄,秀色可餐,好看。

李泽言回来的时候,悠然还未收起不正经的眼神。

“嗯?昨晚没有看够吗?”
“够的。但是不看又很亏。”
“一辈子都是你的,不亏。”

李泽言将手机递给她,屏幕上已经是浏览器的界面了。

悠然笑言,老李在手,天下我有。

悠然搜了几个汤品递给他看。

“豆腐鲫鱼汤。还不错。”
“老李,其实我……不会吃鱼。”
“嗯?”
“就是我老是被刺卡住或扎到,总挑不干净。”说起来赧然,家里人都爱做鱼,挑刺也不在话下,自己却是例外。
“原来你还有这项技能。”李泽言平淡地说

悠然将手机往他手机一塞,被子一捂,风平浪静。

李泽言看得好笑,拍拍被子,“快出来,也不怕闷。”
“喔。”悠然听话地露出眼鼻。
“换个刺少的鱼,我也会帮你挑,别担心。”李泽言用食指将她的鼻子向上推。

悠然连忙双手握住他的右手,然后举高,顺便再次滑入被中。

“我去准备食材,你可以出来了。”李泽言摇摇手腕。
“好。”悠然一点一点用脚后跟前进。

好的,悠然选手露出眼睛了……非常好,嘴巴也露出来了!哇,家属李泽言给了她的一个爱的印章,家属非常干脆,印完就走了。

悠然内心精分,为自己解说。

李泽言走远后,悠然摸摸嘴唇,心里念了一句,家属李泽言,100个亲亲成就达成。

想到他是李泽言,等待的时间也变得甜蜜。

况且他那样好,根本舍不得我多等。

这不,他回来了。

我回来了。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