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ki

没有期待

突然的脑洞

绮罗生看见这苍狗细密的汗珠,手指犹豫地停留在胸襟。他扭过头看着小蜜桃桃色的鼻尖,心下一横。

手指一捏一抽,将手帕掷给北狗。

“狗儿,不要乱丢东西。”气得绮罗生背过身去。

北狗见他生气,凑过去拉他的刀柄。

“怎么了?”

“鼻尖有汗。”

绮罗生拗不过这将他拖来拖去的狗

“奥。”北狗擦擦汗,眼神有些暖意。“小蜜桃不会这样关心我。”你才会。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