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熬夜的saki

没有期待

【迹忍】隽言(二十四)

夜深了,靠在窗沿边儿看外边的天,能看见黑漆漆的天空点着几个亮闪闪的星星。

在这一刻,星星独有的寂寥气质与忍足此刻的心情强烈地契合。

他戴上耳机,将语音消息听了一遍又一遍。

“侑士,我……很想你。”

忍足呼出一口气,指尖一按一扯,解开了衬衫领口边儿的两粒扣子。

要是景吾看到,那大大的眼睛里应该会是无数个问号。

“你是不是偷偷练习了。”

哈哈。轻笑之后却是内心酸涩。

我想见到他,非常地想。

忍足微微眯着眼睛,睫毛垂着像一把迷你小扇子。五指插%进发间,将额前的头发都梳上去。

长腿几迈,就进了卫生间冲澡。

这位大兄弟因为心情郁结,脑袋也有些纠结,竟然忘记了拿换洗衣物。

不过此时热气氤氲中的忍足,正在专心抹泡泡。

当他擦干身体打算穿衣服时,终于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无奈地摇摇头。

腰上系着一块浴巾的忍足,悄悄地打开一条门缝,看了看外面,放心地走出来,手指却还是紧张地捏着浴巾。

“侑士?”起来上洗手间的忍足妈妈惊诧地看着儿子,“……晚上凉,别感冒了。”

“妈……”忍足只想将脸埋手心里,有点尴尬。

忍足“嗒,嗒……”地小跑回卧室,飞快地穿上棉质睡衣裤,是妈妈新买的卡通睡衣,上面印着一个大头。

穿好后,他用手指抓着衣领贴着鼻子,深吸一口气。有阳光的味道还有家里最爱用的柔顺剂的味道。

那瞬间眼睛酸酸的,赶紧闭上了眼睛。

家,这样好。

忍足抿紧了嘴唇,冲到母亲的卧室门口,又有些踌躇。

思来想去,轻轻地推开门,轻手轻脚地和父母挤床位,从后背将妈妈抱住,缩成小小的虾米。

“……”忍足妈妈被蹭得痒,像拍蚊子一样往后劲一拍。

被拍到的忍足一愣。

“妈……”

“嗯?”忍足妈妈迷糊间被撒娇的小儿子抱住蹭来蹭去,“别蹭,都给你蹭掉一层油皮了。”

这样的事只在他小时候做过,但是忍足妈妈记忆深刻,连回答都不变。

时间是猝不及防的东西,十多年就这样过去了,但是很多东西一直都没变。

忍足心头一团乌云渐渐消散,我想对他们再好一些。

如果不原谅不同意能治愈他们的痛,又何必再伤害一次呢。

评论(1)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