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ki

没有期待

【迹忍】年龄差

(私设,关键词:年龄差)
       15岁的忍足已经从家里搬出来,一个人独自生活了。这一天很平常,与平常一样出门扔垃圾,再去不远的超市购物。没什么两样,直到经过公园,遇见了一个小朋友。
       8岁的小朋友迹部觉得自己已经是个有思想的小大人了。小大人想自己去公园玩,这非常!合理。迹部家的管家了解迹部的性子,明着一口答应,并且夸赞迹部从小就有硬汉作风,其实早已安排好保镖团保护他,而且行迹非常隐蔽,迹部没有察觉。
       迹部穿着墨蓝色的背带裤,雄赳赳气昂昂地往公园走去。
      一边念叨:明明答应要带我来公园玩。哼,本少爷自己也能去。
     别的小男孩老往公园跑,石像都得对他有印象了,今天一定要让石像记住我。迹部天马行空地想。
      迹部还未体验所谓平民的消遣,自然兴奋。
       跟着的保镖团非常紧张。咱们小少爷小胳膊小短腿,奶团子一个,而且在阳光底下熠熠生辉,太显眼了!太危险了吧!
      然后他们大步地,表面上却是风淡云轻地离迹部更近了些。
      保镖团长一瞥旁边的青年,他啊呜一口吃掉了冰淇淋的尖尖。lak见团长表情神秘,又盯着冰淇淋看,十分懂事地凑到团长嘴边,“您请。”
      “自己吃。”
      团长简直无语了,他是带了个小儿子出来吗。
      在两人说话的功夫,迹部已经和石像深情对视过了。他一只手按在石像的手臂上,默默在心里念:你好,初次见面,我叫迹部,我希望有人能陪我玩,陪我吃饭。
      石像慈祥地望着他,好像在说:我不是生日蛋糕,实现愿望这事和我不沾边。
      迹部一会就离开了,径直像秋千走去。
      秋千有些高,迹部双手抓紧链条,踮起脚尖,小心地把屁股放上去。
      刚坐上去迹部有些兴奋,可不动的秋千有什么魅力呢。
      我想荡秋千,谁来推我一把。迹部静静地想。
      团长心里狂喊,我来!让我来!!又不能直接出面,简直是百爪挠心。
      “团长。”lak拽了拽团长的手臂。
      “我正愁着呢。”
       “唔。我不是烦你。”
       团长闻言转头看他,lak抓了个蓝色头发的少年过来。
       “你这干嘛呢?”
       “不是正缺人推秋千嘛。”
       忍足静静地看着面前这可疑的两人,他一时兴起想买个冰淇淋,就被扔冰淇淋纸皮的男人拉进来,这人简直是力大无穷不由分说,让人一头雾水。
       “……你就随便抓了个人?”
       “什么叫‘抓’。是亲热地拉过来。爱吃冰淇淋的男人不是坏男人。”
       “听不懂你的奇怪理论。”
       “你让他试试嘛。要是不对你再上。”lak还扯过忍足,拍着他的肩说“小兄弟,帮人推秋千会吗?”
        “会倒是会,但是……”
        “没有但是啦,他很轻的,快去。”
        忍足就这么莫名其妙地到了迹部面前。
        看着乖乖地坐在秋千上的小男孩,心里有些软,“估计是他们家孩子想自己玩,不让家长跟在周围转吧。”
         “小朋友,要帮忙吗?”
        迹部听到声音,吓了一跳,转念一想,我本来就想揪一个人推秋千,正好送上门。
        “那你帮我推高一点。”
         忍足笑着答应了,他细心地观察迹部的反应,一点一点地用力。
         “哈哈。”迹部想,原来这就是公园里的秋千。挺好玩的,但好像也没有期待中的开心。
          “玩累了吗?”忍足一点一点将秋千稳住。这个小朋友的快乐好像一瞬间就溜走了。
          “嗯。不玩了。”
          迹部一跳,安全落地,转身和忍足告别。
          “我要回家了,明天见。”
          “哦好,明天见。”忍足下意识地答应了他。
          迹部很快离开了,忍足发现那两个可疑男子也不见了。
          “这什么事?”去超市的路上,忍足隐隐约约有个不止对错的猜测。
           第二天,迹部和石像对视后就去找新的项目,他想玩跷跷板。他想和蓝色头发的那个人一起玩。
           忍足犹犹豫豫地出门,竟真的看到了那小孩,又有些庆幸,没让他白等。
          “嗨。小朋友。”
          “本……我不是小朋友”迹部的音色却没什么说服力。
          “好好。小大人,你要玩什么?”忍足纵容地笑。
           “这个。”迹部一指跷跷板。
            忍足僵硬了。这怎么玩?
           “小大人,我太重了,不能和你玩这个。”
            迹部马上露出了失望的表情😞。
            忍足受不了这个表情,马上解释“我们体重相差太多不安全。”“我陪你玩其他的。”“请你吃饭也完全可以。”之类的。
            迹部听到“吃饭”,眼神亮了。
            “那你可以陪我吃饭吗?”
            “啊?可以可以。”只要不坐跷跷板。
            “你想吃什么呢?日式的还是西餐。”小朋友穿着讲究,该是衣食精致的家庭长大的。
            “到我家吃饭。”
             “嗯?”
              迹部走过去拉他的手,“不远的,我家的菜很好吃,你一定会喜欢的。”
              忍足无奈,不是这个问题,怎么突然就要去人家小朋友家里了。
              迹部很坚持,也不多话,就拿一双期待的大眼睛望着你,两只小手握着你的手腕,见你长时间不回答会晃一晃你的手腕。
               忍足妥协了,去就去吧,总不能把他卖了吧。
               见到小朋友家富丽堂皇的别墅,忍足心中的猜测有了验证。
              倒也安心了。至少是正经人家。
              吃饭的时候,小朋友吃着软度满意的牛排,坐着凉凉的凳子上有一层薄薄的软垫,软垫上有华丽的花纹,不能凉着小少爷娇嫩的屁股。
              “我没有骗你吧。”迹部开心地问忍足。
              “很好吃。”他的快乐如此简单。忍足似有所感。
              “我以后也能和你玩吗?”
              “当然。”
            这个无形的约定却是随风消散了。之后迹部跟着父母出国,在国外待了几年,回国后却找不到那个人了。

               “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这句话说的晚了。”
                迹部苦笑,自言自语道。
              “晚了”二字在舌尖上转一圈,带着苦味,最后消散在空气中。

END
感谢阅读

评论(4)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