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熬夜的saki

没有期待

【迹忍】重逢

(私设,关键词:重逢)
前文接 【迹忍】年龄差

        迹部回国后在冰帝中学就读。
        空闲的时间,他偶尔会到初遇的地方走一走。时间过去了五年,公园的变化却不大。
        迹部走到石像面前,一只手放在石像的鼻子上,这一刻,他的身上似乎能看到过去那个奶团子的影子。

       “还记得我吗?时间过得这样快,你是不是忘记我了?”
        石像一如过去慈祥,他的眉目被风雨侵打磨,显示出一种平淡,不惧时光的气质。
        迹部收回手臂,缩在袖子里的五指捏成拳。
       “你想听到谁的回答,迹部。”他在心里问自己。
        下午,放学的孩子央着父母,荡一会秋千再回去。父母推着他们,荡地高高的。孩子开心的欢呼声,父母的笑容,将迹部钉在原地。
        就停在这里吧,反正我留恋的也不是荡秋千。
秋千一直都没有空出来,迹部本想一个人坐在上面,品一品同病相怜的寂寥,如今不必了。秋千一点也不孤单啊。
        迹部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没有一丝温度的笑容。

        保镖团长有时会拉着同事lak说,瞧瞧你,当初拉了个偷心的小妖精过来,还说不是坏男人,要不是他,咱们小少爷会困在回忆里吗?
        lak无奈听团长的长篇大论,哪里是小妖精了,虽然长的挺好看。怎么说是困在回忆里呢,应该说是独自在异国时唯一的慰藉。
        团长马上歪题,这都几年了,你还记得长的好看,哼,当初你是不是专盯着好看的人?
        lak猝不及防体验了一把女朋友查岗的感觉。
        “时间走慢点吧。”lak强行转话题。
        “嗯……小少爷已经亭亭玉立了。”
        “你这用词。算了,小少爷确实漂亮。”
         他们叽叽喳喳乱聊一通的时候,迹部已经离开了。           再去以前的小学看看吧。

         走在小树林的鹅卵石小路上,迹部其实没有什么特别的感受。
         那时候太小了,能记住的事情一般都是比较深刻的,日常的事情被时间洗得越来越淡,迹部确实想不起来了。
         突然,熟悉的发色撞入视线内,过于惊讶的迹部怔在原地。
         只在梦里出现过的重逢场景,就这样稀松平常地发生了。
         是他吗?他要走了?
         “不行。”这两个字在脑海里一荡,震得迹部往后一退,又回过神来像前奔去。
         迹部跑得太快太急了,以至于让路上突出的鹅卵石绊得前倾,幸而一个路人扶住,才没有摔倒。
        “还好吗?”
         迹部闻言,抬起头来,眼神对视时,似有万千火花,万千泪花,万千烟花齐齐出现又一闪而过。
         “……我终于找到你了。”真的是你
         “你是……”此时迹部身量较小,不到忍足的胸前。忍足靠得更近了,低头细细看他的眉眼,突然笑了,“穿着背带裤的小男孩。”还是一样的可爱呢。
        “你没有忘记我。”迹部揪着忍足腰两侧的衣料,紧张地问,却装作不太在意似的用了一个陈述句。
        “我怎么会忘记呢。”忍足笑得更加温柔了。摸了摸面前男孩毛绒绒的小脑袋。
         迹部小脸红扑扑的,开心得不得了,又不想表现地太夸张,忙扭过头。嘴角的笑却是收不住,竟有些摄人心魄了。
         真是个小美人呢。忍足心里想。

        “你在这里做什么呢?”迹部一双亮晶晶的大眼睛满是急切的疑问。
        “我室友今天有事,我帮他代一天班。他在做家教。”
         “家教?”迹部心思急转,非常自然地问出了口,“你可以做我的家庭教师吗?”

END
感谢阅读

评论(1)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