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熬夜的saki

没有期待

当下

(平淡预警)QAQ
————————————————————————
1
吟落雪以脸贴桌,双手伸直,像一盘软趴趴的年糕。

他对吟无霜向来是束手无策的。

周钰在东北出没,吟无霜揽责。

接待众人,辅以荤食。

你讨厌的味道一日便会消散,可你凭什么忍这一日呢?

吟落雪性格果决,行事利落,爱憎分明,不喜欢便是不喜欢。他不懂吟无霜的做法。

可他也没有人说这些话。

长吁短叹毫无意义。吟落雪马上从一块软年糕绷成硬钢板。练功去了。

2
寒淞城聚了这群江湖侠士,着实热闹,新出的小话本供不应求。

无雪门内,吟落雪哼沈千凌,沈千凌嘲吟落雪,乐此不疲。

有不知情的人还紧张地想劝秦宫主,秦少宇只笑说无妨。

小爷擦脂抹粉碍着谁了?吟落雪冷哼

“胖乎乎的讨人喜欢。”吟落雪笑的真诚,我一点也不喜欢你,哼。而后道一声诸位失陪了,轻飘飘地离开了。

你才胖乎乎。沈千凌对着他的背景哼他。

沈千凌悄悄地隔着衣料捏起小肚子上的肉,秦少宇看着好笑,“沈小猪。”

沈少凌闻言把拉住的肉放开,空出手捂他的嘴。

“不准说。”

“好,不说不说。”秦少宇拉开他的手,顺便亲了亲手心。

3
“哥,你何必管朝廷的事?”

“说不上管。帮忙罢了。”

“哦。”吟落雪撇嘴,白眼翻上天。

吟无霜看得好笑,吟落雪想说的话都写在脸上了,“你联系上连城少主,已经帮大忙了。”

灯下看美人。吟落雪不得不说他哥好看得不行,他此刻什么异议都不想提了。

“无所谓喜恶,至少降低危险。”吟无霜不经意地解释了吟落雪的疑问。

“你不要一个人揽责啊,我可以处理大的事务了。”吟落雪揪他袖子。

“好。”吟无霜欣慰不已,“你回去休息吧。”

吟落雪乖乖回去了。

“知道我会来?”连城推门而入。

“八九不离十。”吟无霜示意他坐下

“我会前往北浔村。”

“好。”吟无霜觉得短暂的谈话应该是告一段落了,他想睡觉了。于是一双朦朦胧胧的眸子疯狂暗示。连城见他累了,也不闹他。

困意袭来,吟无霜动作有些缓慢,显得呆呆的,挥挥手表示少主慢走不送,转身要卷入被子里。

连城来这一趟,风尘仆仆,岂会无功而返。

长手一伸,一收,瘦的过分的身体便靠在怀里了。

“困……”吟无霜也不恼,只是不想动。

“你继续睡。”连城搂着他走,卷翘的睫毛扫下一片小小的阴影,眼尾微微拉长配上此处更长些的睫毛,漂亮得像天仙。连城忍不住将温热的嘴唇印上他的眼皮。

轻而易举地横抱他,放到床上,吟无霜顺利地卷入被子里,软软地陷在被褥里。

岁月静好。连城突然明白了这四个字的意境。

“我等你睡熟再走。”连城轻轻地说。

我再待一会就走。他这样想着,看着,竟生出一种天长地久的幸福感。看了许久,连城有些困了,趴在床沿边睡着了。

睡前他在想,我喜欢的人真好看啊。我根本舍不得走。

4
吟无霜醒得很早,他一动连城便醒了。

连城睡得晚,此时迷迷糊糊,想再睡个回笼觉。

他隔着被子抱抱吟无霜,轻轻念叨,“再睡会……”

话语里全是没睡醒的黏糊感,好像撒娇的小孩。

吟无霜觉得新鲜,暂时忘了追究此人没离开的事实。

吟无霜裹成一团严丝合缝的人糕,不能起床,索性闭眼躺尸。

没想到,胡思乱想间,竟又睡了过去。梦里白雪皑皑,红绸遍布,不知是何处。

5
连城孤月醒了,想到自己早上那类似于撒娇的语气,十分尴尬。

想悄无声息地退出房间,准备好早饭便前往北浔村。

早上是置于梦中,连城麻痹自我。

“连城少主要去哪?”吟无霜醒得稍晚一些,将连城的一系列反应看在眼里。

“端一些早饭过来。”连城回答

吟无霜的笑不同往日,无端地拉近了两人的距离。连城想,在自己媳妇面前丢人,就当逗他开心吧。

6
连城去了北浔村,留小然在无雪门。

吟落雪不知道白茫茫的本事,但能连城放心,大概武功是不错的。

那次被白茫茫轻易挡住,抱个满怀的事,吟落雪记得很牢。

连带着练功也勤奋了许多。甚至不愿分出时间哼沈千凌。

白茫茫被表哥差遣来无雪门,吟门主自然是没时间见他的,吟落雪忙着练武,也没空搭理他。

孤独,寂寞。白茫茫双手置于背后,瞎溜达。这寂寞,我想吟首诗……算了,吟不出。

白茫茫的背影显得更萧瑟了。

不行,我想找一个朋友说说话。

吟无霜和吟落雪,他仔细想了想,嫂子太有距离感,还是找小少年吧。

白茫茫兴高采烈地找小伙伴了。

7
吟落雪很苦涩。他不想练功的时候,寂静无声。他想练功的时候,叽叽喳喳。

连城让白茫茫来折磨我的吗?吟落雪无语地想。

“少年,练功太枯燥了,不如我们上街逛逛?”白茫茫搂住少年的肩膀。

今天陪你逛街,明天能让我安静练功吗?

当然,你陪我逛街,我陪你练功,好兄弟要让彼此不!寂!寞!

哦。

白茫茫的理由多的让人头晕眼花,扯起淡来也是行云流水,行事乖张,为人却很好。

吟落雪被迫作为不让彼此寂寞的好兄弟,陪白茫茫闲逛了一遭。

街上商贩众多,商品琳琅满目。白茫茫简直像脱缰的野马,拉着好兄弟左买右买。

“这个牛肉饼看起来很好吃。”白茫茫接过油纸包,塞到吟落雪手里,不忘扭头问,“你讨厌吃牛肉吗?”

倒是不讨厌,只是不觉得问得有些晚吗?

吟落雪咬了一口,焦脆的外皮,入味的牛肉,辣味的很好吃。

好吃的东西总是让人快乐。

白茫茫看到吟落雪小小的笑容,满意地继续挑东西。

泥人,糖人看过便过,糖浆画的小动物倒是有点意思。

白茫茫让老板画了一个简笔的少年半身,吹了吹降低热度,凑到吟落雪嘴边。

吟落雪犹豫了一会,咬掉糖少年的脑袋。

他含着糖,问白茫茫,“画得谁呀?”

“你。”

“??”吟落雪哭笑不得。这人。

“骗你的。随便画的,一个圆形一个方形,实心的,糖多。”

白茫茫扔掉小木条。接过吟落雪手里的油纸包,掰了咬痕相反处的一块吃了。

“好吃。不过我娘腌的牛肉更好吃。”白茫茫强烈推荐。

“伯母真是手巧。”吟落雪拍手称赞。

走走停停的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晚上夜市繁华,灯火通明,不过两人没再久待,吟无霜还在等着他们回去吃饭。

8
吟无霜和吟落雪都觉得平静的日子很舒服。

没有江湖事扰,没有痴情事扰,一切都很好。

还有朦朦胧胧的感情在慢慢地发芽抽枝。

不想阻止也不想理清,日久见人心。

千帆过尽,岁月静好,活在当下。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