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ki

没有期待

一个人的天长地久

        高述拉着欧阳去医院的时候,步伐不自觉越来越快,没走几步又皱着眉头反应过来,压下速度与欧阳并行。     

         欧阳感觉到隐隐的疼痛,注意力却未被疼痛分去太多。高述时不时便侧过头查看他的状况,总是会四目相撞,欧阳眼神依然澄澈,高述先一步移开视线。

       “很快了。”高述注视着来往的出租车,眨眼的间隙也变得异常短暂。

“嗯。”欧阳不太在意别人的不好,却能清晰地感受到,他人隐藏在平淡的话语之下的,如火山喷发前的热度。

        老高他呀。欧阳低头默默念了一句。

         来了一辆空的出租车,高述瞬间向前一步伸手致意。虚虚地扣着欧阳手腕的手也因为动势“啪——”地一下回到大腿边儿上,高述静静地看了自己的手,两秒间好像闪过了经年的千山万水,他眼里因为坐上车而来的喜悦渐渐地淡了,像黑夜里一簇烟花,片刻的绚烂。

        再牵着好像很刻意。高述嘴角向下,下唇因为心情微妙而抿着,看起来竟有些委屈。

        怎么委屈上了?欧阳头顶问号,想凑近看高述的眼睛,高述察觉到同排座位的凹陷变化,以为欧阳不舒服,也侧过身,两人就这样尴尬地对上了,彼此的距离就差那么一点就重合了。

         这令人只能尬笑的尴尬!

         哈……我想看下这边窗外,看看到哪了。欧阳灵光一现,脱口而出。

          ……高述摁下一颗跳声震天的心,冷静地说,我也想看看到哪了,你那边玻璃干净。

         便算是简单揭过了,之后都安安静静地,直到下车。虽然期间高述关切的眼神仍然在欧阳周边转悠。

         下车后,顷刻间便走到了门诊大厅,高述将欧阳留在大厅的椅子上,然后跑着去挂了号,他的速度很快,排队人也不多,所以到了欧阳挂水的时候,时间也不算太晚。

          老高,你好快。见他终于从医生办公室出来,欧阳连忙把从挂号时就想夸的话说了。

           高述见他脸色仍然苍白,笑容却很甜,微微放下心来。咂摸了一下这句夸奖,不是很想回应。

         高述坐到床边,小心地察看了插着针的手背,没有肿很好。又抬头看了看流速。

         老高。

         嗯?

         欧阳没有再说话,高述也没问。已尝过万般无望的滋味,一点点的期待都是折磨。

          时间滴滴答答地过去。

          欧阳有些犯困,整个人懒懒的,想看时间便呼唤高述。

          嗯……过了门禁的时间。高述顺便告诉他现在具体的时间。

          噢,那只能外宿了。

          嗯。对面往前走有一家24小时的。

          OK。


          两人订好了房间,便飞快地洗漱。高述擦着头发走出来的时候,欧阳已经睡着了。侧着身子,一边脸压着,显得胖乎乎十分可爱。睫毛说不上特别卷翘,但显得很长。

        这样看起来真乖呀。高述双手撑在欧阳身体两侧,静静地注视他。抱着大松果睡觉的小松鼠是不是挺像他?好像说反了……估计小松鼠要再吃几年可爱松果才能像他。

         高述靠胡思乱想来阻止自己,自己心里好像有两个小人。一个小人说,老高,亲他!如果这辈子只有这一次缱绻独处的机会,那么这份美好的回忆就是一个人的天长地久。另一个小人说,你和他只是朋友,你真的要冒犯他吗?他对你这样好,渡你上岸,你却要在双脚陷在深渊里的时候拉他下沉吗?你陷得更深无所谓,对他你舍得吗?

        高述轻轻地吸气呼气,撑在枕头边儿的手慢慢地摸了摸欧阳的头发。

        我舍不得。高述看着窗外的少于灯火,无声地说。紧紧揪着胸前衣料的手指久久没有松开。


         输入框里的文字删了打,打了删,高述最后只能发出符合朋友身份的话。他恍然发现心中的只剩下一个小人了。

         我……要放弃他了?


         在欧阳桌子上的书里夹好一封信,是高述离开学校前做的最后一件事。高述看着天上一片形状分明的云朵,在心里对它说,你看着挺干净的,其实我……舍不得。


        欧阳拆开信的时候,高述已经与云并肩了,信上只有一句话,“希望你永远明亮。”欧阳脑中闪过许多看不清的模糊画面,许多听不清的模糊句子,辨不清含义。他好像有所感,又好像没明白。

         谢……谢?还是你也是,或者一路顺风?欧阳不知道此时应该和高述说什么,不过高述也听不到了。既松了口气又怅然若失。

          

          希望你永远明亮,不用扛起黑暗,不会身陷深渊,我的小太阳。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