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ki

没有期待

美人吟(上)

连城孤月×吟无霜
这一对真的太甜了。脑补他们了相识相爱的细节。

非常非常喜欢番外!吟门主好可爱。他喜欢过秦少宇,他想要确认秦少宇的心意就直截了当的问了。站在主CP看好像很烦人,但是站在他的角度,做法却很自然。他心中有疑惑,两人生死之交却比不过沈千凌,想要争取也可以理解。秦少宇不喜欢他他就退出,心里放不下也不会打扰别人,没有暗搓搓嫉妒沈千凌,不爽直接呛声。(说的有点多,可以跳过这段话)

----------------------------------------------------

1

吟无霜被反绑着,双手捆在铁柱上,触感冰凉。黑发凌乱,垂着眼,眼底是冰冷的寒意。

脚步声在空荡荡的宅院里显得阴森又诡异,越来越近。一张面目狰狞的脸渐渐地靠近,吟无霜冷冷地看着他,似万千冰刀射出。

“这个眼神不错。”千机言着迷地说,“恨我?”

吟无霜不语。

“你竟然跟他上床!”千机言暴躁地将旁边的椅子砸地粉碎,然后又阴恻恻地笑了,“不过没关系,他只怕葬身鱼腹,不剩一点渣滓,你想也没用了。”

耳边传来阵阵得意的笑声。吟无霜眼里风平浪静,心底已是狂风暴雨,风起云涌,暴怒让他全身都热了起来。身后好像不是铁柱,而是业火,只想无边无际地将一切烧得干干净净。

他怎么能……怎么能!恨意与回忆交织,痛得人四肢麻木,不能言不能想。

明明在渔村朝夕相处的日子还历历在目。生有何乐?死有何惧?没有他,这世间还有何风景,不过残山剩水。

2

残山剩水,多熟悉的词。

当年一行人聚齐千坞水寨,吟无霜痴恋秦少宇,不断试探,不断伤心。

“痴恋”这一词实在与吟无霜高山白雪的形象不符,可吟无霜是人不是神仙,有七情六欲,有爱而不得。

若不是痴恋,以吟无霜的聪明,为何在秦少宇明示暗示后依然不能放下这份爱恋。

爱情实在是没有道理可言,任你再风华绝代,再聪明绝顶,也不能强行住进那个人的心里啊。

吟落雪不停地劝他,纵使沈千凌过去怎样,现在那两人却是密不可分了,秦少宇何其精明,怎么会骗呢?

吟无霜也明白,只是拿起容易放下难,他的自尊不容他纠缠,他潇洒转身,洒落一地的孤寂。

“哥,你不能总泡在冰室!”

“我有分寸。”

“……你有分寸就不会把自己困在冰泉了”吟落雪小小声说

“哥,我们出去走走吧,不要闷坏了。”

“我不闷,没什么可看的。”

“怎么没什么看的了。难道没有秦少宇,就再无颜色了吗?”

回答他的是一阵实在说不上一点凌厉的掌风。

“哥?”

“不过残山剩水——”

“关山水什么事?我虽然不爱读书总是惹祸,却也知道有疏梅料理风月。”

“疏梅,或许吧。”吟无霜不再理吟落雪,只着里衣浸入冰泉。

吟落雪,品了会这句“或许吧”,然后满意地离开了。

只要不是一颗心要吊死在这颗,已经被移到别人家里的歪脖子树上就还有救。

冰泉里,白衣胜雪,美人如玉。

几滴水滴溅上脸颊上,又滑下,像晶莹的泪水,衬着乌黑的眼睛,惊心动魄的美丽。

几个时辰后,吟无霜从冰泉里出来,浑身湿透沉重,心里却是风平浪静,无悲无喜,轻松不少。

飞快褪下湿衣,拣了一件干净的衣服穿上,一边穿外袍,一边缓慢地往外走。

吟无霜拉开花雕木门,就见一个人杵在门口,两人相顾无言。

“……?”吟无霜浑身冒着寒气,神思也有些迟钝,这人怎么在这里。

“恩,我来看看——落雪。”连城孤月看着他呆呆的表情,心里那一点别扭也烟消云散了。

“落雪和你?他的朋友都是少年人。”吟无霜不解。

“……友人可没有年龄的限制。”

“哦,落雪不在这。你找错地方了。”吟无霜侧身绕过杵在门口的木头桩子,他要去床上睡觉。

“我顺道看看你。你看起来脸色不好。”连城孤月拉住他的手腕。

其实吟无霜的皮肤泛着微微的淡粉色,看起来十分赏心悦目。

只是疲倦的神情,摇摇欲坠的身子,都在诉说着身体的不妥。

连城孤月实在有些担心。

吟无霜本就难受,此时耐心告罄,空着的手挥去,掌风击向连城。

比初次见面那一掌弱了许多!连城孤月眉头紧锁。

吟落雪正是有所怀疑,才上门拜访,请连城孤月确认。吟无霜拒绝大夫上门,连城是最好的人选。

连城孤月放开吟无霜的手腕,足下一动长手一伸,便让他倚着自己了。

吟无霜不欲再动手,乖顺地随着他走到了床边,他实在累了。

他呆呆地站着,眼睛里失去了往日那流光溢彩的动人神色。

“吟门主?”连城孤月叫他,没有回应。

算了。他想,好人做到底吧。

“坐下怎么样?”连城嘴上试探地问,动作却是不停。又是挥开被子,摆好枕头,又是将人扶着坐下躺好。

吟门主摇摇晃晃地从冰泉出来,踏着一双软底鞋出来,长衣摆一藏,连城竟是没发现他未着袜子,鞋也是随意踩着。

莹白的脚踝,冰冰凉凉,畏冷地缩到被子里。

还真是累坏了,或是冻过头了?难得一见的样子让连城孤月怀疑眼前这人到底是不是吟无霜了。

吟无霜累极,躺在床上却睁着眼睛看着虚空。连城孤月迷惑,伸手将几根乱发别到耳后,吟无霜眼皮微颤。

连城孤月似有所感,摸摸他的头发,轻轻地哄,“无霜,闭眼睛。”

吟无霜愣愣地闭上了眼睛。

连城守着他,听见他的呼吸声渐渐平缓,松了一口气。

他们有过两次交集,算不上愉快。这是第二次相见,实在是出人意料。

3

连城没有忘了他这次来的目的,试了试吟无霜的脉象,心脉虚弱且内力受损,日积月累定会病来如山倒。

连城觉得此事不容乐观,定睛看了吟无霜的惊世容颜,这么不爱惜的身体,真是……

连城缓缓起身,确认没有吵醒他,转身轻手轻脚地退出了房间。

若不是他太累,还是应该把他送回自己的房间,冰室外的休息室还是不能长住啊。

连城边走边想,正好遇到了来找他的吟落雪。他把情况与吟落雪说明,吟落雪急的想立刻把他哥搬到医馆。

“稍安勿躁。”连城对吟落雪这个直脾气的少年印象不错,毕竟对比他哥的掌风伺候,十分好相处了。

“连城公子有办法?”吟落雪着急地问。

“这世上的神医有鬼手前辈还有叶谷主,他们该有办法。”

“是了。神医该有办法,可这两人与歪——秦少宇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吟落雪怕他哥心有芥蒂。

“吟门主与秦宫主之事我略有耳闻,不过吟门主应该感到不适了,想必会以身体为重。”连城说

“我哥……他不舒服,也不告诉我”后面一句话吟落雪说的很小声,有些委屈的意味。

“吟门主不欲亲人为他担心吧。”连城劝慰他后随即告辞,“在下告辞。”

“有劳连城大哥。”

4

吟无霜一觉醒来,已是五更,晚饭也没吃。记忆回笼后,实在是想把昨日那呆呆傻傻的吟无霜塞到冰泉里醒醒神。

吟无霜把脸埋在手心,他不知道是怎么了,好像一点力气也没有,一点精神也提不起。

就这样呆呆的任连城孤月为所欲为,虽然连城没做什么。当时他大概是被温柔哄骗,忆起了幼年时被母亲温柔抚慰,无忧无虑的时光。

当时不知相思苦,不知红豆的滋味,如今懂得,却早已吃下红豆,不甜很苦,苦的人肝肠寸断,心痛难当。

吟无霜静静地坐在床上,不知道该做什么。昨天睡得很好,应该说非常好。好像暂时卸下了所有的盔甲,担子,软软地陷在被窝里,不问不听。

初见时,一掌击向 来拜访的新邻居,只因他多管闲事;可他乍见好好的人跳冰泉,想要死命阻拦也是人之常情。

更何况,他受了一掌仍然有礼,为自己的唐突道歉,潇洒告辞。如今再次登门拜访,毫无芥蒂,实在不该再苛待他。

吟无霜不知,连城孤月心里还是有一点点的别扭,不过是因为看到他不为人知的可爱样子,心里软化罢了。

当一个人觉得另一个人可爱的时候,他的一切都会变得可爱。偶尔的小性子也会变得可爱。

--------------------------------------------------

TBC

评论(3)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