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熬夜的saki

没有期待

【迹忍】隽言(二十二)

“侑士,到了。”

忍足没有回答,只是再次与他深吻。

我才与你相见又要送你离开。


迹部任他攻城略地,柔顺得让人爱怜不已。

一下一下地抚着忍足的背,平复他激荡的心情。


忍足含着迹部的下唇,舌尖似有若无地舔着上唇。

温柔又难耐。燎原之势,似要燃烧一片春情无边。


“我说忍足,我这个大活人的存在感这么低?”热心司机冥户觉得自己的热心是多余的。


似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忍足放开了迹部,低垂着眼帘好像有些气自己。

偶尔任性也很可爱,迹部想。

迹部抚摸忍足眼下的微青,宠爱地亲亲他的眼皮。

忍足透过微微睁开的一只眼睛,看到了迹部脸上心疼的神色。

好像突然重新充满了力量,又甜又酸,还有些眼热。


“景吾,进去吧。”

迹部向前走着,忍不住回头看。

忍足在原地,目送他离开,始终带着温柔的笑容。


直到迹部的背影在视线里消失,忍足转身出了机场。

蓝色的天空上,飞机越来越小,载着他的宝贝儿消失不见。

回去吧,忍足对自己说。


周末总是过得飞快的。

忍足再次投入学习中,满满当当的课让人没有时间低落。

他们大部分的课都在6楼,忍足上楼不停不喘,让一些疏于锻炼的同班女孩十分羡慕。


忍足来得很早,选择了第二排的位置。坐下后便拿出书看看上节课的知识点。

病理老师来得也很早,一脸赞赏地看着忍足,但是忍足没有察觉,因为他的注意力被书上的字迹吸引力。

他随手在空白一角画了两个胖梭形的肌肉细胞,突然被加上了一段弧线和一个皇冠。

这个人是谁,不言而喻。忍足笑眯了眼,看了看窗外,渐渐地橘光闪闪。天气真好啊。


整节课,忍足都挂着甜蜜的笑容,简直不忍直视。

“忍足君,这节课很有趣吗?”领座的同学问他。

“很有趣。”


34节是药理课,忍足记笔记是日文夹英文带符号,怎么简便快速怎么来。

3,4节课课间,班群里刷起了“饿了”的队形。

破坏队形的是群主,他一句“饿扁了。”可能要被揍扁了。

“破坏队形的是群主耶。”

“可以把群主踢出去吗?”

“不可以。”群主呐喊。

大家又水了会儿群,上课铃响了。


忍足本来只是有点饿,满屏的“饿了”袭来,竟然有些饥肠辘辘的意味。


下课铃一响,就有人远远地喊。

“忍足,去食堂吃吗?”

忍足在包里翻找了一会,“不了,没带饭卡。”

然后快步走了。那位同学的话还卡在喉咙里,“用我的呗。”

原来忍足是去蹭饭了,冥户和凤也外宿,离得还挺近。


“哟,什么风把忍足君刮来了。”冥户调侃他,该不是太寂寞了吧。

“忍足学长。”凤把碗筷递给他。

“没带饭卡 风。”忍足接过碗筷,“这才叫待客之道。”不像你,抓住机会撒盐。

“吃你的饭。”冥户白眼翻上天。

“亮是担心。刀子嘴棉花心,可软了。”凤被掐也要说完。

忍足不语,眼神里却都是羡慕。知道这些老朋友过得好,他心里也高兴。


“——”一阵震动的声音

忍足又夹了一块肉,才放下筷子。

“喂,我是忍足侑士。”

“侑士,周末来家里吃饭吧。”

“姐姐?周六上午有实验,一结束我就回去。”

“好,爸妈都很想你。”忍足姐姐欲言又止。

“怎么了姐姐。”

“其实母亲上周末去找过你……”

“我没有见到……难道”

“侑士,我不知道母亲看到什么,我很担心。”

“没事的姐姐,这一天迟早会到来。”

“这么说,那个男孩真的是?”

“是我要与之相伴一生的爱人。”

“……”忍足姐姐心是偏向弟弟的,见他坚定也不再多说,“电话里说不清楚,周末见。”

“好……”忍足能感受到姐姐的善意,“姐,谢谢你。”

“谢什么,我只盼你好。”


挂了电话,忍足有些食不知味,这一天来得这样快。

冥户和凤在只言片语中猜出了事情全貌,也不说话,只是心里说,“还有兄弟呢。”

忍足默默吃完饭,呼出一口气,就这样吧。

他闭着眼睛,摸了摸腿,会被打断腿吗?有点慌。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