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ki

没有期待

美人吟(中)

5


风雨穿林打叶声。


吟无霜倚在花雕木门上,仍是一身白衣。风吹衣袖,衣料纷飞,雨沾发丝。


吟无霜伸长手,细雨密密,温柔地蹭蹭手指。他垂着的眼帘突然掀开,弯弯的长睫毛沾着的小小的水滴往下滑。


吟落雪想过去拉他回屋,想挥散那一圈阴霾,可伫立伤神也是发泄的一种方式吧,不然那眼里浓厚的忧伤如何驱散。


你以前听雨可不是这个样子。失了风雅无双无妨,可失了心……


突然,吟落雪发现他哥不在原处了,他挠了挠头。不就走了会儿神吗。


吟无霜自然知道吟落雪躲在红柱子后面暗中观察。趁他走神,到处走走。


可也没什么好走的,几株疏竹,几簇白色小花,经过雨水的滋润显得晶莹清新,还算可观。


连城举着油纸伞漫无边际地乱走,经过无雪门几经思量还是想看看吟无霜的近况。


没想到一会会就看到了他,蹲在几簇零星的白色小花边,不知道研究什么。偶然挪动一步,衣摆扫过绿色的小草。


连城没有想到,看到他安好地做一些悠闲的小事,心里竟是温柔得一塌糊涂。


他以为他是被吟无霜的风华吸引,他以为他是好奇天下第一美人竟会为情所伤,好像都不是,他只是喜欢这个人。


喜欢到,他只是静静地蹲着看小花,也能品出无限可爱。


喜欢到,他的发丝凌乱,沾了雨水,衣摆拂上些许灰暗,也仍然觉得美好得动人。


连城将伞放在草地上,缓缓走到吟无霜旁边,一撩衣摆也蹲下了。捏起吟无霜的衣摆尖边儿,“门主,沾湿了。”


吟无霜扭头看他的手,“算了。”


连城心里大大地“咦”了一声。不是极好洁吗?


“颜色很好看。”吟无霜用手拢着几朵白色小花,修长莹白的手指贴着沾着晶莹水滴的花,很好看。


连城不知道颜色有何妙处,但看着吟无霜兴致不错,心里也开心。


兴之所至,沾了灰色也无所谓,也挺好。


吟无霜起身后有一瞬间的天旋地转,连城担心地扶了一把,蹲了多久啊这人。


“无妨。”吟无霜恢复过来,扭头说。


“啊?哦……”连城愣愣地看着面前这人脸上淡淡的粉色,手落在了吟无霜小臂上忘了收回。


“……”吟无霜无奈,只得用另一只手推他。


连城忍俊不禁,放下了手。


人面桃花,有诗意,且好看。


6


吟无霜被连城撞见了毫无武装的一面,有些不自在。


“连城公子所为何事?”


“雨中漫步,别有滋味。”


“落雪自会招待客人,请到前厅静候。”


“……我是来看你的”追影宫广发喜帖,怕你折腾自己。


“我一切如常。”吟无霜只当听不懂。他人大婚,与我何干。


“如常便好。门主的衣摆湿了,换一身为好。”


“失陪了。”吟无霜果断回屋换衣服,一身干爽地撑伞出来,连城还在原地。


原来一直在原地不止自己一人。


若真能事事潇洒便没有那么多伤心人了。


“连城公子,你还没……”


你摸我的手干嘛?


“失礼了。门主手指冰凉,还是泡温泉去去寒气为好。”连城说着放开了捏着的指节


“不必,我的身体我有分寸。”


“你的脉象却不是有分寸的状态。”


“你真是,落雪的操心病传给你了?”


“我倒是想让你把病过给我。”也能省点心。


“……”吟无霜微愣,转身走向温泉,且越走越快,好像要甩掉什么恼人的东西。


“无、霜。”连城默默地念了一遍,好像有一丝缱绻的暧昧意味。


伴着如拨乱的弦般的心动,肆意地笑了起来。


温泉热气腾腾,吟无霜着一身轻薄的浴衣,靠着光滑的石头,舒展四肢,闭目养神。


连城自然不会闯入,只坐在门口静静地等,守着心上人也是一件乐事。


他好像能够听到细细的水声,这水声激起了旖旎的想象。


水珠流过喉结,滑过锁骨,从胸前流向细腰,再向下,美好的腿型,莹白的脚踝,粉色的脚趾。


浴衣贴在身上,若隐若现,胸前的两粒,在氤氲的热气中看不真切,只隐约看见粉嫩的颜色。


连城孤月住脑!他扔下伞,提气掠过,像风一样飞入竹林。


吟无霜知道泡久了会头晕,把握好时间就利落起身。


打开门只看到连城的伞人却不见踪影,一时间不知做何想法。


他武功高强,且在无雪门内,不能是被绑架。


守在门口也有些奇怪。这样一想吟无霜松了一口气,虽然他也不清楚自己紧张什么。


连城靠在竹子边,清心,太躁动了。可能需要冰泉冷静一下。


冰泉……他的伤,要尽快了。

7

吟无霜偶尔会坐在屋顶。


多年前,心情不佳,坐在千坞水寨的屋顶发呆。


淡淡的月光好像能晒干湿透的心情。


他面无表情,淡定自若,心里却有挥之不去的痛苦。


江寨主将两人放在一起,话语自然。秦吟二人,在其他人眼中也是相配的吧。


这样的理所当然,他心里也有一份,那到处生事的少爷如何能比过生死相护的自己。


却是错了。


沈千凌踩到衣摆险摔倒,秦少宇连忙拥怀里。那份珍惜,看得真切。


曾以为沈千凌是麻烦的家伙,如今才知秦少宇心里,吟无霜才是需要摆脱且可以随意将其与萧展之流相配的麻烦。


经年的痴心,任人弃之如敞。


那年掩饰心绪,喝的茶里,茉莉沉浮,像一颗心悬着的自己,被水滋润又被水牵绊不前。


有时候会想,若没有在大漠鬼城被困,若当时相救的是别人,结局会幸福很多。


吟无霜揪紧了袖口的衣料,怎么会想到他,谁要他救。


脑海里的连城无辜地乖乖消散了。


夜风习习,连城不请自来,轻巧跃上屋顶。脱下外衣,给吟无霜披上。


吟无霜心里一跳,怎么……


“深夜造访,连城少主真悠闲。”面上却是与平常无异

“我担心你。”

“落雪的意思?”

“他也担心你。”

“无妨,那两人成亲宴上我尚且心态平和。”

“我却翻涌不停。”

“羡慕?”

“为何顾左右而言他,我是恨相逢太晚。”


两人对视,吟无霜惊觉这巧合的默契。


有些局促的拢了拢披着的外衣。边角有道破口,也不补补。


吟无霜思绪突然被带走,周身低沉之气一时竟消散不见。


“今天难受吗?”连城试了试他的脉象,不算糟糕,暗自松了一口气。


“还好。”吟无霜顿了顿,又说“我今天没有泡冰泉。”


连城想夸他,又怕他羞赧,只轻轻拢好他的外衣,一时不愿放开。


笑意越忍不住,心里微甜,笑容竟也显得有些甜。


半身映着凉薄的月光,脸上却都是暖洋洋的温柔笑意。


他长得挺好看。吟无霜迷迷糊糊得出这个结论。


他还未完全放下,但有个不错的开端。


连城觉得漫漫长路在脚下一寸寸减少,离美丽终点越来越近。


真好啊。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