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熬夜的saki

没有期待

【马场林】意料之外

那天林伪装成榎田被单方面殴打,为了拍下一段假的视频。

马场心知自己这一路不会开心。但真真实实证看到那那撩着火的拳头,砸向林,内心的怒火之盛,熔浆一样吞没生气,却在意料之外。

出手如电的马场表面冷静,杀伐决绝,满身不灭传说覆盖,毫无弱点。

只有他自己能感觉到五指握紧刀柄的力度,力度之大,似乎要印出主人独有的指痕。

马场承认他的林坚韧,勇敢,但这不代表林理所应当伪装成榎田挨打。

不得不说马场心情复杂,一半人想狠狠敲林的头,他嘴上说着不愿挨打,行动却是一丝不苟,该挂的彩硬生生全盘接收了,有你这么对自己的吗?一半人想把他托在手心,全程护着看谁能欺负他。

马场火气消了一些,面色仍是冷硬如铁。

又想到他要是能把小小的林林托在手心,一定轻轻用拇指蹭蹭柔软的耳朵,让他舒服地眯起眼睛,抱着自己的拇指让再蹭一会。哪还能有火气?爱怜的泡泡咕噜咕噜地要把马场抬起来了。

这该死的可爱。马场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笑的温柔。有些人外形再不修饰也掩盖不了本身五官的完美,马场便是这样,笑起来更是熠熠生辉。

笑这么夸张干嘛。林脸有些热,又有点小生气。

“笨马,你这么开心干嘛!”

马场忙说,我哪有开心。把武士刀别在腰间,快步到林那边。

接着凑近林,小心地避开脸上的伤处,在眼皮上亲了一下。

林下意识闭上了眼睛,温热的触感让他有些紧张。他捏了捏手指下的衣料。

便错过了马场的眼神,那是一个看到便会想到“心疼”二字的眼神,像小股细流流过,温温润润,抚过伤痕。

林闭着眼睛的时间很短,却突然有了极度的困倦,好像终于卸下了沉重的盔甲,一下子轻飘飘的,坐在软乎乎的棉花云上。

林向马场倒过来,马场忙扶住他,伤处撞到肩膀得疼醒了吧这傻瓜。马场笑着揉了一把林的软发。

仗着我的视线离不开你。小声吐槽了一句。

然后小心翼翼地抱起来,林小小个,安静地窝在怀里,柔顺得不行。马场低下头,在额头上印了个吻,又亲了亲耳朵。

没有下次了。我们回家。


马场把林放到床上安置好,便去找医药箱。上药时,手法轻柔得自己都要夸赞一番了。

“马场,你真厉害。”马场模仿林的声音夸自己。

“只对林林一个人好。”又用自己的本音回复。

马场说完抹了把脸,趴在林的枕头上看他。

“后面一句是认真的哦。”说完用额头贴上林的,认真地温存了一会。


林睡得很熟,马场想了想还是拧了热毛巾给他擦了擦身体。顷刻间,马场已快速地冲了个澡,收拾好自己缩到林的旁边。脚步轻得不行。

他受伤了,我陪他休息,就今晚。马场义正言辞。

他对窗外探照灯一样的月亮说,然后拉上了窗帘。


一夜安稳。

早晨,马场感觉到一点颤动,眼睛却粘在一起睁不开。

他闭着眼睛,一只手摸索着抚摸肩膀处,一只毛绒绒的脑袋。然后贴着额头亲了会。

很凉,像是冷汗吹干后的样子。

马场粘着的眼皮倏地睁开了,只见林捂着腹部,蜷着身子,难受地拧着眉。

马场动作幅度不大,几乎是缓慢地把林搂到怀里,火热的掌心贴着林的腹部轻柔的打转。

“林林,疼得厉害吗?去医院好吗?”马场捏捏林的后颈的软肉,他说话声音不大,怕林没听到。

“不……没事。”林的声音有些艰涩,“我饿了。”

马场仔细看了看林的表情,不似先前难受,稍稍放下心来。撕了张暖贴贴在薄方巾上,盖在林的腹部。

林的睡衣很薄,不安全。

再倒一杯温水放到床边的凳子上。

马场做完这些,终于到了最难的一步。

让林林吃什么呢?

马场想了想,清淡一点会好一些,豚骨拉面肯定是不行的。

简单上手的,清淡的食物有哪些?

马场环顾一圈,定格米罐子,他想白米粥应该不难煮吧。

好像确实不难!马场莫名兴奋,淘米上锅开火搅拌等待。出锅后,马场看自己的目光,已经像看一位料理满分地大厨了。

“林林~”马场探头看他,林靠在那,被子盖过腰。

马场放下碗的第一件事便是摸摸林的温度。

手有些凉。

马场拿着林的外套为他披上,睡衣确实单薄。

林拢紧外套,“我刷过牙了。”

马场认命地双手奉上碗。林便开心地吃起来。

像个小孩子。马场托腮盯着他发呆。

“?”林不明所以,以为他对自己的成果不自信。舀了一勺子凑到马场嘴边。

“唔。”马场吃了一口,味道普通,意料之中。

林眼睛弯弯的,头发乱的可爱,看起来很甜。

嗯,这个反应,不算意料之外。

评论(3)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