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熬夜的saki

没有期待

晚上点了一盘中份饺子,端上来后看起来就很少,我心里不屑,“这么几个,本人几口就吃完了。”

我吃一个蘸一次酱料碟,越吃越慢,怎!么!还!有!

我觉得我并不是点了一盘,而是一缸。

一!大!缸!饺子。我好撑。那种瘫沙发上肚腩突出的撑。

如果是我喜欢的cp,他们会甜甜蜜蜜的揉肚子。我,瘫宿舍,不想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