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ki

没有期待

小剧场(楚╳郭)

  预警:楚哥和小郭,突然的脑洞。

————————————————————————————————

       楚恕之舒展四肢,随意地坐着。黑色的长靴交叉叠放着,膝盖上的手指有一搭没一搭地点着。

        这个郭长城,假装没事地走过来又离开,还拿一种“我有事想和你说,但我开不了口。”的纠结的小眼神边走边偷偷瞄他,以为他察觉不了?

        楚恕之微微抬起下巴,郭长城的身体倏地绷紧了,像换了一幅钢筋做的骨架,僵硬地走远以减小自己的存在感。

        “喂—”楚恕之还有余音含着,郭长城立马转身应到,“在!”

         什么玩意儿。楚恕之被逗笑了,忙压低嘴角,“你转圈呢?有什么事。”

         “没,没什么……”郭长城慌张地摆手,幅度之大,简直还原无影手。

         “怎么?和我有什么不敢说的。”楚恕之悬着的靴子踩实地面,两手一摁椅子,站了起来。

         “就是那个,楚哥你的头发。”郭长城深吸了口气,闭着眼睛说,“你的头发长了很多削过的地方长得慢远处看像森林里的小河。”

          说完眯着眼睛咂摸了一下楚恕之的表情,又抱头闭紧了眼睛。

         “你!想挨……挨呀想象力挺丰富的。”楚恕之看着这人团成一团的样子,气焰没劲似的又无影无踪了。

         “诶?”夸,夸我了?郭长城忍不住挂上笑容,小心翼翼地站直身体,“要不,我那个,帮你推头发吧。”

           郭长城肾上腺素上升,冲过了头似的提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哦?”楚恕之哗啦坐下,一幅“哦哟你竟然敢我怕什么”的悠然姿态。

          话放出去了,郭长城忙翻找工具去了。

         楚恕之看着转来转去,四处寻找的郭长城,好像一团紧急寻找过冬食物的小动物,认真又可爱。


“你见过毛绒绒又皱巴巴的小仓鼠吗?”

“你要养?”

“正养着呢。”


        楚恕之感受到了久违的生气,从心底缓缓升起。

评论

热度(7)